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都市生活 >

一边做一边潮喷P,练车时和教练做

发表于:2020-08-01 19:39 都市生活

我想小姨帮我脱了衣服。范晔扮演了一个恶棍。既然她无耻,我们就无耻吧。范晔的无耻没有下限。事实上,她在村里的时候,很多人都直接叫他叶无耻!

司空·冉彦又一次想起了一个小时。这个男孩每次洗澡,都会脱衣服。他现在没有多想。他径直走向范晔的眼睛,为他脱下衣服。

看到换了一身紫色睡裙的司空·冉彦朝自己走来,范晔很淡然的举起双臂,完成正在脱衣服的双手。

司空·冉彦笑着走到范晔面前,伸出一只白`嫩的手解开他衣服的扣子。司空·冉彦很高,有一米七的身高,但范晔有一米八一的身高,所以它半个头骨横在司空·冉彦的身上,望着近在咫尺的小`阿姨,嗅着她身上的香味。范晔只感觉到她的灵魂正在飞向天空,尤其是当司空·冉彦穿着它的时候。

司空·冉彦自然发现了这种异常。看到巨大的帐篷被顶起,她的脸也有点红,她没有好好看看范晔。

臭小子,你在想象什么?

我没有想它,我只是在想,为什么我的小阿姨这么漂亮?范晔很真诚的回答道。

哼,相信你是鬼,自己脱下来,然后滚进浴缸。司空·冉彦已经站了起来,轻哼一声,她的脸有点发烫。虽然她以前帮他脱衣服,但那时他还年轻,现在他已经18岁了。有些地方会有自然的变化。

不要,小阿姨,我只是想让你帮我脱下来。你是我最好的,你不会拒绝的。范晔居然嗲声嗲气地拉着司空·冉彦的胳膊哭了。

司空·冉彦唉声叹气,她对范晔真是无可奈何

好吧,好吧,我帮你脱下来,我会给你一种无助的感觉。司空·冉彦再次鞠躬,双手抓住住在范晔的那个人,然后把它拉下来。

随着最后一层底裤的落下,饶是处于一种心境之中,也有些人惊呆了。

虽然因为家族生意,她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也从来没有和任何男人发生过任何关系,但毕竟在2067年的春秋,她对男人和女人都很了解,而这个男孩看起来真的很吓人

司空·冉彦的心跳莫名其妙地慢了下来,双腿本能地被夹住,一种从未有过的奇怪感觉袭上心头。

但是她突然失去,自己这是想什么呢?这小子是他的侄子,他怎么会有这么恶劣的动机?

迅速把荒谬的动机抛到脑后,拉起已经吊了一会儿的范晔,然后朝浴室走去。

快点躺下,早点洗澡,这样我可以带你去吃饭。

为什么不在家吃呢?我想吃我小姨的饭。范晔那清纯的声音,任何人都能看到他脸上的满足感,想想也是,这是男人的象征,谁拥有如此巨大的核武器都会洋洋自得,就连像林美馨这样的年轻女人也不为之沉沦?

不仅仅是给你几个漂亮的男人,而且很久以来就有传言说他们有一个英俊的小侄子,他们已经把范晔拉进了冲浪浴缸。

漂亮的男人?有一个小阿姨标致吗?范晔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胡说,你的小姑姑老了,你怎么能和那些小女孩相比

哼,谁说小姨老了,而且在每个人心里,小姨都是最多彩的

你小子,你的嘴还是那么差。虽然觉得叶是在奉承自己,心里还是甜的。哪个女人不想被别人称赞?

嘿嘿,这不是贫嘴,这是相对于我的肺腑之言范晔嘿嘿一笑。

好了,不要说了,小心水溅到你的嘴里。司空·杨希嫣避开范晔继续措辞的动机,把手放在范晔的温柔上

范晔笑了,一双眼睛正好落在他的小姑姑身上,他正享受着通常的服务。

司空·冉彦的手很温柔,甚至比那些女孩的手还要温柔,抚摸着自己,那种感觉是美妙的。随着冲浪浴缸的飞溅,她的睡衣渐渐变湿,她凹凸不平的身材再次显露出来。看到自己的睡衣紧紧贴在巨峰上,范晔只觉得浑身燥热。当司空·冉彦洗完上身,用手离开时,这种感觉加倍了。

他总是骄傲地站着,甚至直接探出水面。看到这样的一幕,司空·冉彦吓了一跳。这不是太可怕了吗?

阿姨,这个浴缸这么大,你为什么不出去洗一路呢?这个时候,范晔突然说道。

这怎么可能呢?司空·冉彦果断地拒绝了,开玩笑,现在你已经长这么大了,这是第一次帮你洗,而且还洗了一路,怎么可能呢?

为什么不呢?我们以前不是一路洗的吗?范晔表现出纯洁的外表。

你以前很小,但是现在

此刻不一样了,出门前司空赶紧把冉彦说完,范晔已经把司空冉彦拉了出来,司空冉彦哪里想到范晔会这么做,一不小心,身子就往浴缸里走去

爆裂开来,所有的东西都掉进了水里,本来已经湿透的睡裙完全湿透了,所以它紧紧地贴在身上,几乎是透明的,就连她小小的外面也看得清清楚楚。

你这个混蛋,敢欺负你的小阿姨?司空·冉彦生气了,但他没有生气

不,他们只是看到我的小阿姨给我洗澡。现在让我给我的小阿姨洗个澡。范晔并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而是直接抓住了司空·冉彦温柔的手。

拜托,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儿子在想什么?当他开始甩开范晔的手时,这个混小子变得越来越猖狂了!

司空的小`阿姨冉彦想从浴缸里站起来,范晔忽地秘说。

嗯!司空·冉彦一愣。

你的温柔是如此美丽

司空·冉彦得了心肌梗塞。这个男孩说了什么?

让我摸摸它。摸摸它好吗?范晔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一双,这是最好的那种堪比林美馨的丰满!

司空·冉彦完全生气了

我很舒服,当司空·冉彦第一次要对范晔发火时,范晔乞求的眼神就像一盆冷水,扼杀了她的所有怒火。

司空·冉彦看着面红耳赤的范晔,看着他傲然挺立的身影,又看到了春天里他那双暗淡的眼睛,低声哀叹道

范晓,你没有女伴吗?

没有。范晔摇了摇头,他不太在意小姑姑突然提出的问题。

那还没碰过女人吗?司空·冉彦犹豫了很久,仍是继续说道:

范晔又摇了摇头,虽然没过多久他就碰上了林美馨,甚至差点和林美馨有了那种工作,但是这种工作怎么能说给小阿姨听呢?

听到范晔的话,司空·冉彦又是一阵慨叹,明天他就19岁了,带着他的家人,如果换成那些陷害你的兄弟,我不知道打了多少女人。但他连女人都没碰过?难怪他如此粗鲁。

那只碰这里,不碰其他地方好欠好?作为成年女性,男孩在18岁和9岁时自然变白是最感人的一年。既然我这么爱他,如果他碰了他怎么办?

你小的时候他没碰过你吗?

范晔心中大喜,他好随意地说道,哪里想到他的小`阿姨真的答应了

司空·冉彦轻轻地举起右手,拉下他的肩带,露出完美的那一半。

白`嫩的,让人忍不住想上前咬一口。

范晔又咽了咽口水。他认为自己的身体像成千上万只蚂蚁一样在撕咬。奇怪的痒让他几乎要发疯了。他甚至觉得自己感到一阵酥痒。似乎有什么东西出来了。这种奇怪的感觉让他很醉。

慢慢地伸出他的手,范晔发现他的手在颤抖,没有办法达到完美的顶峰。他看到了范晔的严肃,司空·冉彦,他已经完全铺开了,只是伸手抓住“住在范晔的手,把它放在他的温柔。

又来了?范晔的心在嚎叫,他太高兴了!

跟着范晔的手去触摸自己的圣峰,而司空·冉彦的身体也是陡然一颤。刹车时似乎有一股电流冲击全身,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感觉。

这一切似乎都在这一刻被遏制住了,这两个人已经被这样的手势联系了好几秒钟,尤其是范晔,他几乎因为销`魂的感觉而迷失了自己。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