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耽美宠文 >

公交车上被操,儿媳的B好操

发表于:2020-06-02 09:00 耽美宠文

程瑶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睡过去的。

她浑身难受平躺在无边的夜色里,那么努力地抵挡着睡意,想让自己千万要一直保持清醒。结果,只不过是打算放空自己小憩一会的功夫,她便看到自己已是又重新回到了那狭小的营帐之中。

而那场大火,已经要烧到她的脚边了。

她浑浑噩噩地爬起了身迅速跑了出去,在漫天的火光中,不知是自家人的还是敌人的鲜血正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腥气。

她惊惧地在恍如隔世的打杀声中穿梭,无助地看着鲜血与脑浆横飞,直到有几名发现她的敌军迎面向她而来,她本能地想要退缩,想要逃开这一切,可双手却偏偏不受控制,提刀向着他们砍了下去。

就像过去在家做饭切排骨一般的手感,其中一人的头颅便已去了半边,血肉模糊地挂着一只眼珠子,像极了她儿时因为抱不动而不小心摔烂了的寒瓜……

她又被抓回了战场上,她是那么怕血,那么怕黑,她连邻家的看门狗都怕,每次经过都要先看看它在不在。

可在这,这样胆怯懦弱的她,在这样的时刻,却要将她手中的武器去往别人的头上砍,往别人的眼睛里、别人的躯干上扎,她感觉到她的胃里正翻江倒海。

停下!停下!不要杀了!不要再杀了!让她回家!她想要回家!

阿娘呢?大哥呢?

瑶瑶害怕了,瑶瑶想要回家……

……

“阿姊!阿姊!程瑶!你怎么了?”

一声声急切的呼唤传入了程瑶的耳中,忽远忽近,那样熟悉,却也那样陌生。

程瑶猛然睁开了双眼,浑身不住颤抖,似溺水一般用力地呼吸着,发出一声声痛苦的气音,看得沈茵不知所措。

此时正值午夜,睡眼惺忪昏昏欲睡的沈茵是被程瑶的梦话给吵醒的。

好好的睡眠被搅和了,沈茵本还觉得十分不悦,但在听到程瑶那无助又痛苦的呼唤之后,她愣了愣,满心的关切也瞬间就胜过了这几分微妙的不悦。

于是,沈茵从地铺里钻了出来,跑到床边摇了摇程瑶的肩,并开口唤她之名,似是想要将她从无边的噩梦中唤醒过来。

而她也确实很快就摆脱掉了梦的桎梏。

但让沈茵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是,她搅和了程瑶的梦境,接下来所要面对的,却是更不妙的场景。

沈茵拉住了蜷成一团的程瑶,只见程瑶秀气的五官已经痛苦地扭成了一团,脸庞也因为喘不匀气而涨的通红。

“阿姊!阿姊!”沈茵担忧地将不受控制的她抱在怀里,却不知自己该如何是好。

毕竟沈茵过去从不曾见过这样的病,这样没有发烧盗汗流血,只是浑身颤抖,好似感受到了极度的恐惧的病。

沈茵本能的就想去找程母来看看,虽然这个时辰已经实在太晚了,但程瑶的样子实在很严重,她怕耽误了会出大事。

这么想着,她松开了手转身就要离开,结果就在这时,程瑶却是一阵抽搐,整个人都重重地从床上摔了下来。

“砰”的一声一听就痛,心绪大乱的沈茵被吓得立马就收了脚步,连忙转了回去就想把摔得惊天动地的程瑶扶回原位。

然而,她的手才刚刚搭上床边蜷成一团瑟瑟发抖的程瑶的手,她便瞬间感觉一股巨大的拉力袭来,让她整个人都不禁朝着程瑶的方向一倒。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当沈茵的双眼再度定焦,她的腰间,已是箍上了一双手臂,蛇一样地缠着她,缠得那样紧,就像溺水之人好不容易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沈茵觉得有些呼吸不畅的难受,却并没有伸手推开程瑶。她呆呆地低头看着程瑶的模样,竟是那样脆弱可怜又无助,让她的心中,也是忽然便涌现出了几分哀怜。

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回事呢?而程瑶,此时此刻,又究竟是在受着什么样的罪呢?

沈茵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伸出了手,轻轻地抚上了程瑶的后背。

可是,她该如何去安慰眼前又脆弱又害怕的人呢?

她想了想后,便将头向着程瑶靠了靠,在程瑶的耳边温柔道:“阿姊不害要怕,茵娘会在这里陪着你。”

那样的姿态,就像曾经过年过节时,她哄着沈家的什么侄儿侄女一般。

“你都不知道,你的茵娘可厉害了,茵娘啊,会把所有的妖魔鬼怪都通通打跑,让谁也伤害不到你……”

她就这么哄孩子般地碎碎念着,良久,她听到一个微弱而沙哑的声音自她的怀中缓缓响起:“茵……娘?”

“阿姊?”

沈茵低头看着程瑶,只见程瑶身上的颤抖已渐渐弱了下来,却仍是气息微弱,神情萎靡。

“阿姊?”沈茵握住了她的一只手,只感觉一阵冰凉传来,从指尖一路冷到心头。

沈茵以为她已经清醒了过来,连忙问她道:“你这是怎么了呀?怪吓人的。”

程瑶耷拉着眼皮,并没有回答。

沈茵试探着,将另一只手搭在了程瑶的肩膀上道:“那,要不要我去找娘过来?”

程瑶还是没有开口。

沈茵以为程瑶是默认了,便想要将程瑶的手拉开,扶她重新到床上躺好。

然而,在沈茵正将她的手拉到一半时,她却忽然甩开了沈茵的双手,再次像求救一般,紧紧地抱住了沈茵。

沈茵微微一顿,然后,程瑶的声音终于再次响了起来:“我求你……救救我……”

“啊?阿姊你说什么?我该怎么救你?”

她刚问完,便发现眼神迷蒙的程瑶头猛的一偏,竟是开始不住地干呕了起来,那样剧烈,就像是要将胸腔里的一颗心都吐出来一般。

见此情景,沈茵条件反射地就想要把程瑶推开,但她看着程瑶这样狼狈得可怜的模样,却到底还是没有这么做。

她缓缓将抬起的手重新放回了程瑶的后背,轻轻地拍着,竟是温柔得不像话。

“没事吧?你这样不舒服,是不是我晚饭放错了什么东西呀?你跟我说呀。”

“阿姊?”

“阿姊,就再对我说句话吧,你现在这个样子,让我好担心、也好害怕……”

沈茵关切的话语,随着窗外飘来的淡淡清风,一字一句地送入了此时仍沉浸在那只有黑白与血色的可怕梦境中的程瑶耳中。那么温柔,也那么陌生,让她本能的开始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焦躁与惶恐。

可是为什么呢?明明是如此惊惧的她,面对这样陌生的气息,竟还是忍不住想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

她隐约感觉到,好似有些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正在慢慢填入她的心口,堵得她有些难以呼吸,却也充实得让她心安。

“不要舍弃我……”她低声道。

不要再让她从死人堆里挖人,也不要再让她眼睁睁看着生命自她的背上流逝,她实在已经受够了这样的事情。

说好的要并肩作战,说好的待来年烽火平息便一同返乡,可为什么到了最后,却是一个接一个地扔下了她呢?

“不要舍弃我……带我……回家乡……”

程瑶眼角的泪,终于还是滴落了下来,温热地落在了沈茵的脖颈上,让小姑娘不禁心头一颤。

回家乡?

沈茵微微转头,望着程瑶这样好似哀伤至极的面容,好像忽然明白了些什么,又好像还什么也没有明白。

她只是顺了程瑶的心,柔声安慰着这个被过去的悲苦纠缠的人,“我不舍弃你,我会带你回家乡的。”

程瑶在沈茵的怀中迷茫地点了点头。沈茵感觉到,有一滴滴泪水涌了出来,随着程瑶低头的动作,沾湿了她的衣襟。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