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浪漫青春 >

被姐夫野外日好痛 校花被小混混轮了

发表于:2020-06-01 18:02 浪漫青春

回到安熠忱的公寓,简舒温一句话没说直径向客房走去,“你不准备跟你父亲打个电话?”安熠忱看着这个一路上都在生闷气的女人 无奈只好先开口“以我父母与你父亲的关系,我需要尽快登门拜访。”

“我会给他发短信,我们家小门小户用不着家宴,所以安先生不必费心。”简舒温一出安家老宅的门坐上车,安熠忱就把三个鼓鼓囊囊的红包丢到她的腿上,说什么全当是今天演这场戏的补偿款,这让简舒温有了一种自己卖身求荣的挫败感。

“不回家不用和伯父打声招呼?”安熠忱知道简舒温在别扭什么也不介意,他向来公私分得清楚,今天的家宴或许是他一时冲动,可就这三个红包的代价他不亏“红包里的钱是你应得的,毕竟你的确是他们的儿媳孙媳,作为我的妻子我也不会再给你卡啊支票,现阶段我们只是适当的时候配合彼此演演戏,所以你不需要多想,我没有要包养你的意思。”

“他会自动认为我住在朋友那,您放心。”简舒温沉个脸,有安熠忱这么一说到显得她矫情了“谢谢安先生家人的心意。”时间不早了,她现在需要赶紧洗个澡好好休息。

**********************穿越时空隧道的分割线**********************

陆静怡一整天都窝在沙发里心不在焉地看美剧,以十秒一次的频率唉声叹气,终于在晚上十点二十三分迎来了期盼已久的开锁声,一双大眼睛期盼满满地盯着房门口,直到房主夏羽晴背着那显眼的黄色lv进门又利索的关上门。

“唉。”陆静怡重叹一口气,转过头玩弄着手里的遥控器按键。

“怎么了?看到我就这么失望?”夏羽晴换好拖鞋先跑去卧室换了身家居服出来。

“你和我姐说了没有?”

“说了啊,我让她想回来就回来,不过被拒绝了。”夏羽晴也盘腿坐在沙发里“简初初肯接我电话我已经很意外了,你别要求太高,也不看看你昨儿都说了些什么。”

“我也是心烦嘛,我昨天说完就后悔了,如果简教授没回国我今晚就杀过去负荆请罪了。”

夏羽晴头偏到一边憋住笑“谁说简初初就要回简教授那”说罢起身去厨房“我想起来冰箱里有草莓你吃不吃?”

陆静怡多灵光的一个小姑娘,听出好姐妹话中有话,连忙跟上小跑去厨房“什么情况?”

“我不是托你姐的福替她去相亲,然—”

“等等”陆静怡塞了两颗草莓放到嘴里,接着含糊不清的说道“我昨天就想说来着,一激动把这事给忘了,你昨天说和我姐相亲的男的姓安?”

“对啊,你还说呢,我替你姐相亲这事暴露了。”夏羽晴不以为意,同样往嘴里塞了两个草莓,随后端着盛满草莓的大碗朝客厅走去“我今天去金逸报道,递上去的简介姓名是夏羽晴,我就觉得那些人事啊接待啊看我眼神都怪怪的。”

“可你昨天说什么那个人叫思凡?安思凡?”

“嗯,我一开始没被冲昏头脑时候幸好有问,不然你现在想帮忙也帮不了”夏羽晴又俯身抓了几个草莓在手里“不过那人也不适合我初,一副花花公子的形象,每说的一个字都是在撩妹,你姐看不上的。”

“那个人是不是棕色头发、卷毛、皮肤挺白,一双桃花眼见到你就眼睛放光?”

“差不多吧,反正套路倒挺会的。”

“他主动跟你说金逸的?”

“他是说我这么有明星相当医生可惜了,我就顺势问了句那他觉得我应该当什么,他就说介绍我去金逸了。”

陆静怡难得有机会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姿态,啧啧直咂嘴摇头“你说说你在道道上也混这么久了,还怎天想进娱乐圈,金逸的太子爷你不知道是谁?”

“我是这次辞了欧洲乐团的工作就是为了回国进娱乐圈发展,但我毕竟本行是拉小提琴啊,还没时间关注那么多。”

“那你搜搜去网上。”陆静怡不客气地把自己手机甩了过去“唉,夏羽晴你被人耍了你知道吗!”

夏羽晴从身底下摸出自己的手机“快把你手机拿走,我可不想看到某些人的小秘密”然后熟练地在26字键盘上打下“金逸娱乐”四个字,随着一点点下滑屏幕,夏羽晴的表情越发僵硬……因为这网络上金逸娱乐少东家的照片竟然与昨晚同自己相亲的人的脸一摸一样!

夏羽晴虽说不如简舒温长的惊艳,但怎么说也是身边不乏追求者的美女,跟父母在意大利也是开着跑车住别墅的资产阶级,被这么耍了,一下子公主脾气上来“陆静怡,我很严肃的问你,你知道你为什么昨天不说!你知道我今天有多丢人?我还傻乎乎的庆幸人家没追问我名字的事!我还说了是安先生一个叫安思凡的先生叫我来的!”

“哈哈哈哈哈哈”不同于夏羽晴的晴天霹雳,陆静怡笑的前仰后翻“我不行了,你该不会还落落大方的和人家说是安思凡先生和你们Boss打的招呼?”

“对啊!我说了啊!”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羽晴姐你知道吗,以我对尹思凡那个家伙的了解,她肯定从你站在金逸大门口起就暗中注视着你了!我不行了我一想到就想笑!我的天哈哈哈哈哈哈,啊—”

“我让你笑”夏羽晴放下手机,举着邪恶的双手向陆静怡袭击过去。

“别别,哈哈,羽晴姐,求你我怕痒,哈哈哈,啊—”

两个小姑娘就这么没心没肺的闹腾起来,过了好久,直到两人都皮累了准备梳洗休息时夏羽晴和陆静怡也没有想起今天原本要聊的正题是如何使简舒温消气。

************************出场频率过高的分界线************************

辛勤劳作了一周的简舒温终于迎来了值班后的一天假,简舒温换上自己的外套,拿出昨儿上班时特意放包里的墨镜戴上,卖了一周的笑脸,此时此刻她继续24小时缓解一下面部肌肉与心情,悄悄从医生更衣室探头看了眼时间—中午12点整,这是科室医生护士人最少的时间,简舒温叹一口气,竞走一般轻快的朝电梯大厅走去,医用电梯难免遇到老师前辈还得卖笑,简舒温选择与前来送饭探病的家属们一同挤普通电梯,毕竟这样就算遇上身穿白大褂的,她也可以低个头假装是病人家属。

快到三月中旬,白天气温已经回暖了不少,虽然还并没有春暖花开,但沿路的绿化也已经争先恐后地发了绿芽,风还是依旧,时不时提醒着行人别着急脱衣它还没想走呢。

简舒温如今住在安熠忱的公寓每天步行二十多分钟上下班既方便又锻炼,自从上次参加了个“家宴”过后,安熠忱每天也是早出晚归的工作,两人很是默契地度过了互不干涉的一周。简舒温发自内心的赞赏自己的这个冲动,若是住在闺蜜夏羽晴那,怕是今天出班明天休息日都要用来陪大小姐们逛街消遣,可现在就不用了,可以舒舒服服回去洗个澡然后睡上个一天一夜!只是当务之急是如何对简父坦白,想着想着,简舒温加快了步伐,她急需洗个热水澡然后以一个清醒的头脑应付简教授。

只是简舒温刚刚站到公寓门口还没来得及密码解锁,简父的电话就打了来,简舒温盯着屏幕愣了好久如临大敌,在多次深呼吸后她决定先不接电话,她要掌握先机才可以。简舒温是一直等电话自动断掉才接了密码锁走进公寓,换鞋,然后走到自己房间,从床上抱起一摞浴巾睡衣就往浴室走。

三十多分钟后简舒温终于毛巾包裹住齐腰长发,穿着粉嫩的蕾丝公主睡裙回到了卧室,简舒温不喜欢吹头发因为头发长懒得花时间在那上面,也不介意湿发睡觉会头痛,因为累极了的人根本顾不上那些,简舒温躺到大床上,刚闭上眼又猛的坐起,她还有一件大事—和简教授坦白!由于起的太急简舒温眼前短暂的出现一片黑,头晕的支撑不住她坐直的身子只好又再一次躺了下去,闭着眼,两只手在大床上来回摸索着手机。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