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未来女主 >

嗯嗯嗯在车里,恩恩……轻……一点

发表于:2020-07-07 14:01 未来女主

第12章

“若是你知道这解药在哪,”谢清河说道:“我也可以将你抽魂练魄,用那搜魂之术,还省却了这买卖的费事,不是更好?”

心狠仍是你心狠。

汪染心坎翻白眼,面色安静:“谢道友,我上元宗也是有些秘法的,我可以保证,杀了我,你永远都没有措施解毒。”

“看来,我还得对你好一点。”谢清河声音淡淡,泛着兴味:“汪染,你真有趣,若是可以将你留下来,我的日子,应该就不会那么有趣了。”

大哥,你有病吗……

这搏的是存亡买卖,究竟哪里有趣了?

变~态的头脑无法翻开,更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汪染微微皱眉,不睬他的话,继续说道:“买卖的内容很复杂,我不会要求太多。我要你治好我和霍诚的伤,送我二人去上京城,而且在这段时候内,都不会对我们动些面前阴邪手腕。比及了上京,我会通知你怎么寻那血虹迷藤蛇花。”

血虹迷藤蛇花这几个字,加倍重了谢清河对汪染的信任。

他原来有些犹疑,可汪染只有练气修为,这一天粗略的布景调查中,也发现她门第并不出格显要,这血虹迷藤蛇花的名字,若不是真知道点什么,生怕都说不出来。

谢清河的手,摸上了汪染的脸,描画着她的下颚线,他声音清凉低落:“汪染,你真美,我真想为你多画几幅画。”

汪染忍住浑身的鸡皮疙瘩,声音安静:“谢清河,别犯病,我的忍受,是有限度的。”

这话一落,汪染感到到身上一轻,浑身的限制都消散了。

她撑着身体起来,试图调动灵力,可丹田识海之内,仍然灵力空空。

汪染看向谢清河,问道:“我的灵力呢?”

“你这魔印,不是通俗魔修种下的,”谢清河的目光,落在了汪染的右手上,眸色渐深:“你修为尚浅,魔印激起后,灵力与魔印相抵,被吞噬殆尽。此刻我给你暂时压抑住了魔印的力量,你不会感应疼痛,可是你的灵力,要等魔纹全数撤退后,才干恢复。”

“你这话说的,倒仍是可托。”汪染露出笑脸:“谢清河,买卖兴奋。”

她顿了顿,想到之前霍诚说的话,说道:“对了,还有一点,你那师妹拿了我的画,你要给我要回来。”

谢清河说的道貌岸然:“师妹年幼,性格顽劣一点,还请汪道友不要见责。”

汪染不置能否,她起了身:“我想出去逛逛。”

谢清河闪开了路:“道友想做什么,都可以。”

和之前那副咄咄逼人的样子相比,此刻的谢清河收敛了之后,反倒诚恳的有点乖巧。

“只要你别给我下绊子就行。”

此刻两人之前的环境简直是挑了然的,汪染也无意于去保持概况的和蔼,心里怎么想的,便就直说了。如许说出来,反倒能让谢清河这种面上小人欠好阐扬一点。

谢清河眸中笑意更深,他伸手,搭在了汪染的肩上。

汪染脚步一顿,简直是有些嫌弃的看了看谢清河的手:“男女有防,还请谢道友留意。”

“戴上这个。”

谢清河话音一落,汪染就感应面上一凉,有轻薄如沙的触感。

她上手一摸,发现谢清河居然给自己戴了一个遮面的白纱。

“道友貌美,又身无灵力,若是碰见登徒荡子,只怕会冒昧道友。”谢清河说道:“这面纱,就送于道友。”

怎么感到两人撕破脸之后,谢清河一向都在夸她长的都雅?

原文中,谢清河仿佛也一向这么夸来着。

只不外那时女主小女儿心思,老是羞怯羞涩,酡颜居多。

汪染当然不会酡颜,她想了一下,也认为谢清河说的在理,便直接排闼出去了。

汪染刚出门,就碰上了守在门口的霍诚。

他一见汪染,眼中就露出关心之色,见汪染冲自己露出安抚的笑,才抓紧了下来。

汪染说道:“我没事。这些日子,你且安心,我们随着灵画派,一路回上京城。”

“好。”

“昔日无事,我想去城中走走,”汪染疏忽霍诚亮起来的眼睛,接着说道:“昨日之事,你因还未入道而受困。既然如斯,今晚你便留在客栈内修炼,伏师伯交给你的入门心法归气门,你好好练练,争夺早日入道。”

“汪道友对你这师弟,未免过分严苛。”谢清河从屋内走出来,说道:“俗世之内,灵气较少,引灵入道,过于辛苦。”

汪染回头,她疏忽了谢清河的话,对霍诚说道:“师尊和师伯都对你赞誉有加,而你自愿归于俗世,这就是你今后的修炼环境。若连引灵入道都不成,只怕辜负了师伯希冀。”

霍诚闻言,虽有些踌躇,但仍颔首应了下来。

“虽说修习法门分歧,但这入道一途,万变不离其宗,你如有什么不懂的,就问问灵画派的道友。”

霍诚颔首:“我知道了。”

谢清河笑了:“汪道友打的好算盘,你自己的师弟你不教,倒叫我们灵画派的弟子出力。”

汪染笑笑,没措辞,回身下楼走了。

霍诚和谢清河两人一路盯着汪染,直到彻底看不到她的时辰,才收回了目光。

霍诚没措辞,径自向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谢清河略一深思,便迈步下楼,跟上了汪染。

汪染刚下楼,就迅速感受到周边的目光都会聚了过来。

她身上血衣早已换下,如今装扮正常,女子出行轻纱覆面的行头,在如今的朝代也属于罕见的环境,这么多人看她做什么?

汪染不知道,昨天她被谢清河抱上客房的时辰,引起了不小的颤动。

灵画派的人感叹自家师兄少有的温柔一面,而尘寰俗客则好奇被那贵令郎抱着的佳丽究竟是何样貌。

如今汪染一下楼,那些人便知道这是昨天的佳丽,可如今佳丽白纱覆面,只露出一双标致沉静的眼睛,让人神驰之余,难免认为有些遗憾。

汪染轻忽了四周的目光,向着客栈外走去。

她躺了许久,又传闻明天是花灯节,便想要出去走一走,勾当下疏松的筋骨。

可还没等迈出门去,楼上遽然传来了凄厉的尖啼声。

一听到这声音,大厅中灵画派的人马上反映,冲上了客栈二层。

刚下楼的谢清河也一个身法变化,马上消散在远处。

汪染虽然想出去,但一见灵画派世人的反映,就知道是出了事。

她出门在外,身上还挂着上元宗的名头,如今灵画派的人这一副严重失事的样子,她也欠好疏忽溜走,便只好随着上了楼。

从身旁灵画派世人的窃窃密语中,汪染知道,尖啼声的来历,恰是龙湘君的房间。

也难怪谢清河这么着急,居然在常人眼前,就动起了术法。

只是,这龙湘君一身修为,又得灵画派世人回护,在这客栈简直可以横着走了,怎么会俄然出了事?

——————————

龙湘君自小一向在灵画派所处的栖霞山中,与尘寰俗世简直没有什么接触。如今央求父亲放她随着上京一行人出来,一方面是由于爱慕想要随着师兄谢清河,另一方面也是有些年少爱玩的心性。

今晚,谢清河陪自己同游天宁城花灯会,虽然他一向冷淡矜持,脸色也鲜少变更,可看到四周女子看向自己的爱慕目光,龙湘君就认为高兴。

虽然偶尔也会有人成心向谢清河贴过来,这让龙湘君心里有些不安闲,可她也都偷偷给那些人扔了些不痛不痒的小神通,让她们受些惊吓,长点经验。

这些人,也让龙湘君想到了躺在客栈的汪染,她想起今晚的安插,表情加倍兴奋了。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