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耽美宠文 >

看着妻子被行长搞 火车上同时被4个汉子轮着上

发表于:2020-07-06 12:00 耽美宠文

“德路克(伴侣)”,有些乌兰乌德人常常如许称号我们。金麦穗酒店一位年长的女效劳员玛莎就爱好称我们为伴侣,她为人仁慈,处事风雅,我和马云都爱好她。她邀请我们去她家别墅看看,正适合我们的心愿,我们就随她去了。

那是一片别墅群,玛莎的别墅只是此中的一家。虽然不像传闻中的美国充裕人家的别墅那么宽敞,也没有那么奢华的设施,而那种俭朴的俄罗斯农家风情却让我们流连忘返。修建别致的木板房,真像童话里的俄罗斯小板屋,又像用积木堆起来的木头房。透过木板房的窗户,看到了院子里那片郁郁葱葱的菜地。

玛莎的丈夫叫伊万,是位热忱仁慈的白叟。看见我们他很是欢快,通知我们他早已为我们烧好了热水。玛莎把我们送进浴室,我们就洗上澡了。玛莎把午饭筹办好了,我们从浴室出来又进了餐厅,和两位白叟共进午餐。餐桌上的黄瓜、西红柿、胡萝卜等都是白叟刚从菜地里摘下来的,真正的纯绿色,特爽口,给了我们回家的感到。柿子汤和青菜沙拉也很好吃,味道却和中国的完整两样。

斑斓的菜园吸引了我们的脚步,黑乎乎的地盘上,绿油油的蔬菜浮现出一片朝气。两位白叟把菜地收拾得干洁净净,找不到一颗杂草。我知道两位白叟为这片地支出了几多辛苦的休息,我似乎看到白叟“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情景。他们把黄瓜架和西红柿架搭得很高,顶花带刺的黄瓜拥挤地倒垂着,每挂西红柿都长着四五个,红红的,绿绿的。我站在地垄沟里,黄瓜和西红柿的香味扑鼻而来,我深深地呼吸着,真想把这最夸姣的空气多多地吸入我的肺腑贮存起来。想不到这两位城市白叟有这么好的农家手艺,堪称园艺家了。

伊万白叟指着几颗枝繁叶茂的果树说:“这是浆果,那是马林果。”啊,浆果和马林果,有黄豆粒巨细,长得密密麻麻的,枝条都压弯了。我仍是头一次见过,我问玛莎:“这么小的果子该怎么吃啊?”她说:“做果酱啊。”做果酱,原来市场上罕见有人拿着成瓶的果酱叫卖,原来是浆果和马林果做的。玛莎还通知我们,他们将西红柿和黄瓜淹成咸菜,装在瓶子里。我知道就是我们说的酸黄瓜和酸柿子,她们在淹制时,放进了大回香和香叶,就有了诱人的异国风味。我常把酸黄瓜当菜吃,当生果吃,口感很好。

我们要走了,玛莎为我们摘了不少黄瓜和西红柿,还挖了一些没有长成的胡萝卜。这些器材都是乌兰乌德蔬菜市场上的珍品,我们有些欠好意思,就想少拿点。可是伊万白叟不让,他还嫌玛莎摘少了,嚷着要再摘些,弄得玛莎很不安闲。我和马云都说不必摘了,这些足够我们吃几天的了。

感谢玛莎!感谢伊万!感谢你们像我们自己的白叟一样关心我们。我们仿佛回到外家,感受到怙恃的慈祥,好器材管够吃,走时还要拿着,你们的别墅就是我们的家。

伊万望着我们,满含豪情地说:“拿着吧,德路克,你们的到来真让我欢快,我驰念你们几多年了。中国好!”

玛莎通知我们说:“伊万才是你们中国人真正的伴侣,他在中国任务了三年多呢。”

我受惊地问:“为什么?他去中国做什么了?”

伊万白叟听我们在说他,走过来自我先容说:“新中国成立后,党带领中国国民扶植新中国。苏联当局遴派多量专家,对中国停止工业援助,首要从事西南老工业基地扶植。我是随队去的修建工程师,曾经负责好几家国有企业的施工扶植工程。”

我和马云同时向他投去敬仰的目光,我爱慕地说:“原来您也是我们中国的反动白叟!中国人对您还好吧?”

他说:“很是好,中国人待我们像伴侣,更像亲人!”

我知道面前这位伊万白叟,是从中苏友好谁人年月走过来的。那时,苏联国民的反动精力是我们的典范,苏联国民的糊口是我们的神驰。中苏友情像诗歌一样被人们传颂!伊万白叟的话是他的心声,这声音,过来是中苏友情的写照,明天是中俄友好的象征。我信任,这声音会像永不磨灭的电波,世代相传,融汇在汗青的长河中,川流不息,直到永永远远!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