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总裁言情 >

深一点好烫h 玩弄绝色高贵美妇

发表于:2020-06-01 00:05 总裁言情

两人还没继续讲完,蓝素汐就出来了,两人忙收了口。

席间沐兮瑾本不想和蓝素汐说公事,只是这趟会开了之后,她就要去新加坡出差一个月了,所以也只有趁这个时候给蓝素汐说杂志必须节约人力成本的事,说简单点,就是得裁员了。

“这次回去机构部门要重组,编辑裁10个人,运营部那边裁10个人,你回去的时候写个文档,这个月底就得让他们走人。”

“真的这么困难了吗?”虽然蓝素汐知道现在的形势不好,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这么突兀。想着一下就要裁掉20个人不禁皱了皱眉头。

“你很清楚我们杂志现在的运营情况,连南方那样的行业巨头都裁了将近一半的人,你以为我能有多大的本事能保得住整个团队?”

“我知道。”蓝素汐低着头,有一搭没一搭的搅着冰淇淋。

“好啦,公事就说到这儿,现在,是私人时间,蓝素汐......”话还没说完,楚子衿忙拉过她,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你要敢给她说我暗恋她的事,你明天早上别想起床。”

“好啊,恭候大驾,蓝素汐......啊!”话还没说完,腿上已经被一个狼爪使命的掐住,沐兮瑾吃痛的要拿开楚子衿正在作孽的手,却看到楚子衿那一脸无害的笑容,“放手!楚子衿,你想死啊?”

蓝素汐望着眼前打情骂俏的两个人,不禁别了别头,在心里把沐兮瑾咒骂了十百遍,这个该死的沐兮瑾不仅把她拖来开那劳什子会,还要给她当免费的照耀她光辉恋爱生活的大灯泡。

“咳,咳,咳......”蓝素汐实在受不了这两人的腻歪“沐董?你到底要给我说什么?”

沐兮瑾本是要开口,看着楚子衿瞪着她,再想着上次惹恼了楚子衿被她弄的死去活来,三天没下床的悲惨遭遇,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把要问的话收了回来,又堆了一张笑脸“额,没什么啊?汐汐,我女朋友漂亮吗?”说完拉过楚子衿的肩膀凑到蓝素汐的面前。

“当然,子衿当年可是Y大的十大美女教师之首。”

“什么啊?那是你好不好?”楚子衿反驳到。

“啧啧啧,不得了啊,楚子衿,我怎么不知道在你如此晃荡的人生历程里,你居然还当过人民教师的。还是十大美女教师之首?喃,我看看!”说着端起楚子衿的下巴把她转了过来。

“那是蓝素汐,不是我?”

“是吗?汐汐?”

“没有啊,坊间加官方流传都是说外语系的楚子衿是最美的老师啊?”

楚子衿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好了啦,你要说是就是啦。”

却不料沐兮瑾一个探头伸过去,一手掰着蓝素汐的头,一手扭过楚子衿的面前,刹有趣味的说“你们说如果我去你们学校的话,我能成为你们学校最美的老师么?”

“你觉得呢?亲爱的,你的胸达标吗?”楚子衿从头顶上把沐兮瑾的手拿下来,这已经是她今天第三次拿掉沐兮瑾老乱放的手了,她要再敢乱动,她不确定她是否会失控的把她的手给绑起来。

“楚子衿!!!”死穴啊死穴,这是沐兮瑾的死穴,只有楚子衿这种高风亮节的人才敢在老虎嘴里拔牙的,其实沐兮瑾的胸不小,当然这个不小是和何小卿那类人比,但在楚子衿面前那是完全抬不起头来,曾经在床上,沐兮瑾非常纳闷的瞪着楚子衿的胸看,一边看一边念“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楚子衿,你说你取了这么个古典东方优雅而有诗意的名字,该是那种多么纤细弱小令人产生保护欲的身材才对,为什么你的胸不似古代人那般的小巧玲珑,可以一掌在握呢?”

那时楚子衿还没从身体的欢愉里喘过气来,但理智仍在“我们大中华最鼎盛时期的汉唐就被你抛弃在爪哇国去了?你没穿越到唐朝去看过杨贵妃等人的丰腴,那啥?那部电影啥金甲的那么多的粉团你也没看到么?谁给你说古代人的就小巧玲珑了?”说完把沐兮瑾踢下去,翻个身继续睡觉。

蓝素汐难得见到沐家三小姐,她的沐董事长被憋到脸红的情景,如此良辰美景,蓝素汐失声的笑了起来,此举更让沐兮瑾光火,“蓝素汐,你笑什么呢?你又能大到哪里去?”

“没有没有,我不大,我脸抽筋呢,你别管我。”

楚子衿难得再理正在纠结的沐兮瑾,开始和蓝素汐闲聊起来“你怎么会到沐兮瑾那去上班了呢?她那杂志社不是在A市吗?你什么时候去的?方鹏呢?还好吗?”

“我离婚了。”蓝素汐只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

几年的光景,世事变迁 ,又怎是三言两语就可以道得尽的?

楚子衿听到这话先是惊讶后是淡然,惊讶的是曾经那样看起来相爱的两个人竟然结婚才两年就离了,淡然的是她本是对蓝素汐有心,看着蓝素汐曾经飞蛾扑火似的爱着方鹏,把方鹏看到比她的一切都还重,那时就担心过她会吃亏,只是没想到来得会是这样的快。

“那现在?”楚子衿继续问道。

“没有再结,但是有了喜欢的人。”

“喂!楚子衿,你查人家户口呢?问这么多,啊?汐汐,你有喜欢的人了?什么时候啊?你怎么都没给我说?什么样的人?”

“和你们一样的人。”

“啥意思?”沐兮瑾没懂,楚子衿也有些疑惑。

“女人”

“什么?”沐兮瑾和楚子衿起身喊了出来,然后沐兮瑾面前的玻璃杯倒了,水洒了她和楚子衿一身,楚子衿本是下意识的去帮沐兮瑾把玻璃杯扶起来,却把自己面前的杯盘弄翻了一桌。一时间,桌面上狼藉一片,两个人忙扯出纸巾擦拭着自己被打湿的衣裳。

蓝素汐两手环抱着胸看着惊慌失措的两人,摇了摇头,连她们都惊讶成这个样子,要是被家人知道又会是怎样一副光景?

还是楚子衿首先恢复冷静,却一时找不到言语接过她那话,沐兮瑾一边东挪西擦一边叫服务员过来把她们两面前的东西收拾了,今天可真是丢脸丢大发了,居然让她和楚子衿如此见过大世面遇啥事都处变不惊的人大跌眼镜,待服务员走后,沐兮瑾一脸谄媚的望着蓝素汐“蓝素汐同学,蓝素汐同志,你逗我们玩的吧?”

“那亲爱的沐董,你觉得好玩吗?”

沐兮瑾紧了紧自己的衣裳,伸直了腰板,拿手揉了揉自己的两颊,“蓝素汐同志,这是个很严肃的事情,你给我端正态度,要不然扣你工资啊?”

蓝素汐噗哧一声笑出来,她终于明白每次何小卿招惹她她就扣何小卿的工资这个坏习惯是从哪里沿袭下来的了,敢情还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是女人就很好玩吗?”蓝素汐继续云淡风轻的说道。

“素汐,是个什么样的人?”还是楚子衿首先恢复常态的问到。

蓝素汐接过这个话头的时候脑子里全浮现出何小卿的样子,何小卿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一个普普通通扔到大街上拨丝抽缕都找不出来的人,一个认准了自己所要追求的东西撞上了南墙也不回头的人,一个经常发呆的,一个心眼小脾气大的小女人。

“嘿!”沐兮瑾拿手在蓝素汐失神的眼前晃了晃,“蓝素汐同志,你太不厚道了,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这样,让我情何以堪啊?情何以堪?”说着还把脸埋进楚子衿的胳膊里蹭了蹭。

“早知道这样,当初怎么会放掉你?”沐兮瑾戏谑到。

“沐兮瑾,现在还来得及,你要不要换牌?”楚子衿抬手将沐兮瑾那张脸抬起来。

沐兮瑾应景的起身摸着自己的下巴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我考虑看看。”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