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都市生活 >

好深好大再浪一点 皇上强宠皇贵妃免费

发表于:2020-06-01 00:03 都市生活

“呃……真不敢想象,凤梨冰花是什么样的感觉……果然,还好贝尔前辈把我的帽子换了一个,虽然很讨厌,但是总比被做成苹果和凤梨搅拌的水果沙拉就麻烦了……”即使是嘴上这么说着,弗兰的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总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恶寒啊~)。

完整听到少年小声的吐槽,六道骸手一颤,手中的三叉戟很利索地捅穿少年头上的青蛙帽,额角隐隐是暴起的青筋。

“闭嘴,你只需要维持好这个幻觉空间,多余的话和动作都不需要!”

“……很痛啊……”

没有人明白其真正的意义,除了他自己。

轻轻摩挲中指上的指环,陌生而熟悉的感觉。

[有一阵子,这里没有带着指环了呢。]褐眸看着右手中指上的大空指环,嘴角划出一个弧度。

放下手,环视四周,脚下走过一级级阶梯。

纲吉并没有选择最快捷、最方便的电梯,为了安全起见,最终还是选择了最原始的——走楼梯。

果然还是靠自己是最靠谱的。

不过幸好纲吉为了谨慎起见而没有选择最快的渠道,否则他一定会当场暴走,然后守护者等一系列打架狂热者也许就不是被做成冰雕这么简单了。

也许将来的彭格列医疗部会面临很大的麻烦,比如说突然有一天爆满了或者每天被破坏,之类的,不过唯一很荣幸的是,也许他们会天天看到那位传说中的彭格列十代。

不过任谁也不愿把那帮自然灾害and彭格列暗杀部队这两个□□聚在一起,连纲吉也不敢恭维的恐怖的破坏力,那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当然那些都是后话。

“奇怪呢……”

耳边传来一声低喃,纲吉微微皱眉,走到上一个楼层,停下脚步

“的确很奇怪。”

悠长的走廊,居然有好几段分叉出,走廊边还摆着不少杂物,就好像摆放物品的仓库一般的感觉,不过,这里的走廊都是用白色微微偏米黄的地板砖砌成,连墙壁都是相同的颜色,总的来说,怎么看也不可能把这里做仓库用吧?毕竟这里要是用隐蔽一点的说法来诠释的话,就是某公司的总部,直着说就是黑衣组织的总部。

虽然说彭格列已经侵入这里了,但也不至于一个人也没有吧?

[而且守护者也联系不上……]手轻轻滑过耳边,褐色的眼眸闪过不明意义的微光。

直觉告诉他,这里会有什么东西,会解开从早上一直缠绕着他的疑问。

要说超直感出错,倒是一次也没有,纲吉自然是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

至于联系不上守护者,纲吉还是很信任他们的能力,没有为什么,只是单纯的信任,他相信自己的守护者没有这么弱,即使是还是小孩的蓝波。仅此而已。

“我们去看看。”向着身边的青年示意到。

“是!”拉了拉肩上的单肩背包,辻遥步答道。

穿过几条走廊,似乎感觉走了很长一段路,但是又好像在原地打转的感觉。因为每一条走廊几乎都是一样,一样的货物,一样的架子,一样的杂物……

“难道是幻觉吗?”不禁停下脚步,辻遥步拉紧手中的背包带子,皱眉,将自己心中的所想说了出来。显然眼前这种构造和布局太不合常理,心中冒出一个最符合此时这种情况的想法。

“大概……不是。”一只白皙的手指碰了碰放在架子上包装好的货物,似乎因为长久不动的沾上一层薄薄的灰尘。

手指上站着灰色的细灰,两只手指细细摩挲。

“这个灰尘是真是存在的,如果要说这里的空间是幻觉构成的,就不可能会有这么实质的灰尘。毕竟……能做到这种地步的术士可以说是几乎没有。”似乎想到什么似的,纲吉微微一笑。

当然除了他以外。

不过这么说也不是纲吉的绝对,即使不排除恰好那几乎没有的几率会降临,以他倒霉的体质,说不定还真的会碰到。

但是别忘了,他还拥有比理论判断还要牛b的超直感。

在加上偷偷用大空火焰的调和试过了,这的确不是幻觉,而是真实存在的空间。

只不过是一个微妙过头的空间而已……

“那真的很神奇,没想到还真的有人能够做到这么相像。”辻遥步也不禁用手去划了一下那浅浅一层的灰尘。

即使心中有些疑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位执行者少年的微笑让人有一种安定下来的力量呢?

想法在辻遥步的心中一闪而逝,下一刻危机感爬上了心头。

“危险!!!”

用力推开身边的棕发少年,自己连忙侧身,什么东西从飞速地脸颊边划过,留下淡淡灼热感。

“什么人!”有条不紊地从腰间掏出□□,打开保险,眼神中带着警惕,对着走廊的尽头,呵斥道,追了上去。

身靠墙边,褐眸中带着几分凌冽,看着尽头,没有阻止少年略微莽撞的举动,不紧不慢的小跑跟上前面带枪的辻遥步。

虽然直觉告诉他,那里已经没有人了,但是,他有预感,要追上去看看,也许会发现什么。

再次穿过几条走廊,虽然好像走了很长一段路,但看着每一条走廊,总是给人恍惚间,自己根本没有移动的感觉。

但就算如此,也丝毫不能放松警惕,毕竟在这个他们并不熟悉的地方,他们在明,敌在暗,不管从哪方方面来看,对纲吉他们都是相当不利。

一丝细微的碰撞声顿时引起了精神力高度集中的两人。

纲吉也适时的掏出□□,两人默契的点头,分别从两面包抄。

渐渐靠近那个角落,两人对了一个眼神,举起的枪放在肩旁,同时跳出,伴随着一股较为凌厉的杀气,两把□□指着角落,随时可以开枪。

然后,两人的动作顿时一顿。

蹲在角落,一个看似十一、二岁的小男孩,白皙的皮肤,几乎就是病态的白,黑色的短发,穿着像病服一般的白色带着些许淡蓝色条纹的衣服,整个人卷缩在角落,小小的身子微微颤抖着,瞪着漆黑的大眼看着纲吉两人,眼中带着浓浓的恐惧,又有些呆滞。

不约而同的,对着小男孩的两杆枪口缓缓放下。

“怎么回事?”带着疑问的眼神,辻遥步看向一旁的褐发少年。

但得到对方的回应,只是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

无奈的笑了一下,辻遥步放下手中的□□,缓缓蹲下来,嘴边挂上一丝和善的微笑。

“别害怕哦。”

手轻轻放到小男孩黑色的头发上轻拍,温柔地说到,略微成熟的声线中带着令人安定的力量。

“呜呜……”似乎感觉到对方的好意,小男孩眼中的恐惧略减几分,好似怕生,又有几分害怕地缩了缩头,不禁呜咽几声。

“没关系的,别害怕。”嘴边的笑意扩大几分,另一只手不知道从哪里掏来的糖果,放到小男孩的面前,“哥哥请你吃糖哦。”

小男孩疑惑地眨了眨眼睛,不难看出他对辻遥步手中的“糖果”感到好奇了。

“给,要尝尝吗?”眼睛几乎弯得像月牙一般,辻遥步拿起小男孩的手,把那几颗糖果放在手心。

小男孩怯怯地收回手,虽然还是有些不安心,但是,看向他们的眼光已经不再是刚刚那么恐惧和惧怕了。

看着这莫名熟悉的一幕,纲吉只能无奈地笑笑,把早已放下的□□收起。

其实温柔的人,也不止他一个啊。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呢?”考虑到小男孩的情绪还不太稳定,辻遥步也只能暂时充当一个邻家大哥哥,关切地询问道。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