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都市生活 >

不念过往不等时光 半夜阿姨进我的房间

发表于:2020-06-01 00:03 都市生活

“苏哥哥!苏哥哥!快出来!”

九儿一叠声喊着“出来”,自己反倒脚步不停的往屋内跑,脸上漾着惊喜笑容。梅长苏从书册上移开目光,已经看到她身后带进来的些许雪粒子。

“下雪了吗?”见小姑娘将披风拿在手里,知她坐不住,便也配合的自书案后站起身。

“对啊!”九儿蹦到他面前,踮着脚尖帮他系披风,“我陪苏哥哥去看雪好不好?”

梅长苏屈指弹了她一记脑门,不禁笑道:“到底是谁陪谁?”

九儿立刻顺杆爬,双手一圈挂在他脖子上,眉头却是皱的老高,脸上也忙不迭换了一副无比哀怨的神情,一开口,先是长长的一声叹息。梅长苏被小人儿这么一出变脸逗的一笑,听她声音故作低沉的接着说道:“只能是我见缝插针的陪着苏哥哥了,谁让我的苏哥哥都快被某个亲王殿下抢走了呢!”

梅长苏愣了一瞬,随即无奈失笑:“乱用成语!乱说话!”跟着两个不轻不重的脑瓜崩。

却也知道,小姑娘的抱怨是真。

靖王萧景琰晋封亲王,加五珠冠,在朝堂上已显示出与誉王鼎力抗衡之势,新的朝政格局形成的同时,也预示着新一轮战局的拉开。无疑,这将是一个繁忙的寒冬。

两人并肩站于廊檐下,静静缤纷的雪花,散落成一地的洁白。今年的初雪,相比去年俨然要平静的多。但这平静也只是掩盖在表面,如同落至地面的白雪,一片洁白之下仍是黑沉坚硬的土地,甚至融雪之后,更会是泥泞不堪。

堪堪入冬,第一个冬雷——大梁境内五洲之地颗粒无收的饥荒,便滚滚而来。

.

天气始终阴沉不定,厚重浊云压在头顶,融融白雪,时落时停,一连飘了数日,整个金陵城都装裹在一片素白之中。

从岳州一路而来的这一记响雷,准时炸响在誉王头上,主理赈灾的事宜顺理成章的改由靖王负责。

雪虽下的不大,天气却极冷,梅长苏夜晚已经时常开始咳嗽。他体内的寒疾,每到冬日便会有所反复,天气越冷越是汹涌严重。不过,九儿等的就是这顽疾翻到湖面上,如此才好将其一网打尽,全部清剿!之所以去年冬天没有直接将其肃清,就是因为他的身体之前已经被掏空过一次,太过虚弱。经过九儿这一年的调理,现在无疑是最好的时机。

所以,这个寒冬一到,九儿显得分外高兴。

这一日,黎纲进门来报,马车已经备好。梅长苏听完,起身往外走。黎纲不停的向九儿使眼色,他们都是梅长苏亲近之人,自然知道他一入冬身体病状便会加重,想让她劝住不要外出。

九儿冲黎纲做了个鬼脸,歪着头,只是不理。

“你不用看九儿了,”梅长苏早察觉到身边之人的眉眼官司,沉声道,“日后自然由你们多去走动,但今日是第一次,怎么说也该我亲自拜访。”

黎纲和甄平不是不明白,不过是忧心他身体不适。

“你不用担心,黎大叔,”九儿也知道他们心中忧虑,笑嘻嘻开口道,“我和苏哥哥都说好了。我答应让他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好,然后他交给我五天时间,哪里都不能去,专心让我帮他把寒疾治好。以后大家就再不用担心啦!”

梅长苏哭笑不得:“这是几时说好的?我怎么不知道?”

九儿摊手:“苏哥哥可以选择答应,也可以选择我给你一针,直接将人拖走。”一脸“看,我多民主”的呆萌表情。

梅长苏面带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

黎纲和甄平惊喜不已,声音都有些发颤:“宗主真的……真的能痊愈?!”

“当然能!”听他们居然有所怀疑,九儿愤然道,“我一早就说过会治好苏哥哥的,难道你们当我只是说来好玩的?!”

“好了,”梅长苏戳了戳小姑娘赌气般鼓着的脸颊,“再说下去天都黑了。”

“对对!”黎纲兴奋的快步向外走,嘴里念叨着,“快去快回!快去快回!”

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言侯府。梅长苏心里很清楚,只要他言明,此请并非帮扶誉王,而是为靖王,言侯必定答应。哪怕是黎纲或是甄平任何一个前去说明,都会得到这位性情耿直的侯爷的肯定答复。现在他亲自前来,实是心中对这位半生意气半生寥落,胆略过人、风云烈烈的侯爷敬佩敬重。

言侯一句句指出靖王与誉王争斗中的弊端,以及言氏家族与誉王千丝万缕的联系。桩桩件件,理智而一针见血的切中要害。

最后,却是回以掷地有声的“愿意”二字。

.

回到苏宅,梅长苏步下马车,向门口走去,这才意识到,今日一天身边都缺了点什么。转头去看,九儿跟在身边,对上他的视线,马上回了一个灿烂笑脸。

梅长苏终于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了。“九儿今日怎么这么乖?”既不缠着他说话,更不来打扰他和别人的交谈。一声不响跟在他身边,如同不存在一般。

似乎一直在等着他问,小姑娘立刻极流利的答道:“我现在乖乖的,之后,便轮到苏哥哥也要乖乖听话。”

梅长苏失笑:“九儿这是在给苏哥哥下套吗?”

“对啊!”九儿上前,一把抱住他胳膊,整个人依在他身上,仰着脸问,“能不能将苏哥哥套牢?”

梅长苏伸出食指,点了点她凑到近前的小鼻头,十分配合的答道:“能!自然能!”

九儿满足了,自己重新站好,晃了晃他胳膊,说道:“苏哥哥相信我,只要五日!五日我就能将苏哥哥完全治好!”

他当然相信。只是,别说五日,即便一日,此刻时局都有可能风云骤变。

梅长苏不想惹小姑娘不高兴,低声哄道:“九儿现在将苏哥哥的身体调理的极好,我觉得我们可以等明年再……”

“苏哥哥!”九儿双手攥住他手掌——打断他的话,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蹙眉严肃道:“苏哥哥很清楚我是如何帮你调理身体的,若多等一年,便意味着苏哥哥要多饮九儿一年的血……”

她说完,眼睁睁看着他眼中的痛色一闪而逝,继而伸手温柔的抚了抚她发顶,淡笑道:“那便听我们九儿的吧。”

她心里有些难过,垂眸吸了吸鼻子,一抬头又是满面笑容,展臂用力抱了他一下。

“苏哥哥最好了!”她在他耳边娇声说道。

然后转身,一路向门内跑去,边跑边欢快的喊,吉婶、黎大叔……苏哥哥答应啦!

冰冷寒风自她面颊吹过,她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血啊!他饮一年、十年、一辈子,她都愿意。可是他不能等到明年冬天了,她也不能答应让他再受一年的苦。

.

在梅长苏闭关治病前,童路又来了一次。听完童路带来的消息,又一一交代加派人手保护莅阳长公主,叮嘱十三先生谨慎提防秦般弱。再三交代黎纲和甄平,这五日内,如有任何异状,务必马上通知他。

九儿眨眨眼,安静的站在一侧,笑得无比甜美:通知也没用啊,你根本就听不到!

.

矜持了一冬的雪花,终于放肆的飘扬开了,像一只只伸展着白色翅膀的蝴蝶,自苍穹之巅翩然而至。

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门窗紧闭,冬日严寒被隔绝在外,室内温暖如春。不止温暖,还氤氲着淡淡药香气息的潮湿。梅长苏再次低头扫了一眼静静矗立在地面中央,热气袅袅的木色澡盆,淡褐色的水面上还漂浮着或红或粉的鲜嫩花瓣。

站在澡盆另一侧的那个小姑娘,他不用看就知道,此刻,她正一脸笑意盈盈的望着他。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