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都市生活 >

我与姐姐做爱 我深不深看你水多不多

发表于:2020-06-07 20:11 都市生活

一夜春风度,琼花竞相盛开

一大片皎白,纯真的令你心跳。

一朵朵琼花,圣洁中含着淡雅,美的令你梗塞。

安步在琼花丛中,恍惚的,醉美的,疑是琼台仙境。

清香满盈,化在西湖的烟波里,轻轻地,轻轻地荡开。

都说天堂美,最美的天堂莫过如斯。

一座欧式别墅隐约在琼花丛中,奢华里布满着欧美风情,别墅的主人非富即贵。

别墅的院子里鹄立着一个女人,她傻傻的,傻傻的瞪着紫丁香,满院的紫丁香,满园的愁伤,她就是神话集团的李夫人。

三年前,海归的令郎亚鹏将神华集团打进国际,眼下,神华集团可是扬州城屈指可数的至公司。

話說神华集团这么胜利,李夫报酬何如许的郁悒?

莫非亚鹏边幅奇丑?又或是亚鹏生成残破?错!亚鹏不仅聪慧绝顶,更是扬州城罕有的高富帥。

亚鹏已是而立之年,他不仅没有成婚,又没有一个女伴侣,这就是李夫人的芥蒂。

帅气逼人的儿子好象对女孩没有半点好感。

她好担忧,矮小威猛的亚鹏,会是传说中的不正常。

自古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李夫人盯着丈夫的遗像,目光布满着忧伤,多年前,丈夫得了沉痾,撒手归西,她一个妇道人家,坚强的打理丈夫留下的生意。

商场如疆场,在没有硝烟的商场里,服装厂幸运保存。

神华集团从昔时的小服装厂成长成为集团公司,丈夫应该浅笑九泉了。

可是,亚鹏的亲事该怎么办?

刹时,李夫人面前一亮,她想到了一个好措施。

几天后,西子湖畔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舞会。

李夫人简直邀请了扬州城所有的名门闺秀,这些白富美不仅浓妆艳抹,又穿戴性感的露背装。

即使名门闺秀颠末精心的包装,充其量只是一群庸脂俗粉。

扬州城自古出美男,可是,这些白富美太冲击扬州城的美名,简直令扬州城黯然失容。

眼下,白富美们瞪大着媚眼,一瞬不瞬的盯着舞会的入口处,等候着神话集团的高富帅。

神话集团的媳妇,那是什么概念?更况且神话集团的高富帅是个罕有的美男人。

在一大片尖啼声里,高富帅姗姗来迟。

他穿戴玄色的号衣,戴着玄色的墨镜,潇洒中流露出儒雅,帅气的似乎一千零一夜里的黑王子,又好象韩国当红男星。

名门闺秀们面前一阵火花四射,把持不住的一阵尖叫,花痴的扑向超等帅。

亚鹏厌恶的瞟了一眼猖狂的白富美,不耐心的挥了挥手。

刹那间,他的死后跳出一群劲装汉子,汉子生生的挡在亚鹏的眼前。

白富美们紧迫刹车,再怎么说,她们也是扬州城的白富美,怎么能够让卤莽的汉子忽悠了令媛之躯”

亚鹏在一群汉子的庇护下,迅速的脱离舞会。

白富美们闪电般追出酒店,刹那间,她们的眼底一片绝望,别克轿车早已载着超等帅风驰电制的消散在远方。

专心良苦的舞会,没有了男主角,当然不欢而散,李夫人抓着椅子把,一阵颤抖,无力的下滑,解体的跌坐在地。

一阵凉风拂来,夹着琼花的香气,醉美的轻舞,“不幸全国怙恃心,”随风一阵轻荡。

亚鹏开着别克闪电般奔驰在高速公路上,母亲真无聊,老是放置一个又一个的相亲,这些花痴,可不是他的菜。

“”俄然,手机一阵高声讴歌。

真烦人!亚鹏抓起手机狠狠地扔向车座,刹那间,他又猛然打住了,倒是老妈打来的,亚鹏无奈的抓起手机。

“亚鹏!马丽回来了,你的青梅竹马回来了!”手机里传出李夫人激动的声音。

“马丽!青梅竹马!”亚鹏猜疑的瞪大了眼睛,他其实记不清他有如许的一个青梅竹马。

俄然,他的面前晃悠着一张尖瘦的小脸蛋,这张小脸蛋上眨巴着一对奸刁的大眼睛,他终于记起来了,这个马丽不就是百盛集团的令媛。

他们仅仅只是见了几回面,亚鹏清晰的记得这个马丽小时辰就很是坏,长大了也不会是什么好货。

这也算青梅竹马,老妈可真能撮合,亚鹏不屑的摇了摇头。

“雪儿!”他轻轻地喃喃着,眼睛里一片晶莹,刹那间,千万种相思涌上心头。

亚鹏拼命地仰着头,不让悲泪滑落脸庞,他的面前晃悠着一张俏脸。

即使光阴飞逝,这张俏脸依然印刻在心海,他怎么也健忘不了谁人叫雪儿的女孩子?雪儿是他的初恋。

两年前雪儿患上了白血病,脱离了人世,世界上再也没有雪儿如许晶莹的女孩子,他的初恋就如许没有了。

不知什么时辰?窗外飘起了春雪,即使春雪是如许的懦弱,稍瞬即逝,倒是如许的纯真,似乎天堂的色彩。

亚鹏忧伤的瞪着飞雪,或许他的雪儿就藏在某朵晶莹的雪花里,或许雪儿正偷偷地瞧着他。

“雪儿!”亚鹏伤悲的呼喊着,眼中的泪把持不住的滑下。

一辆轿车奔驰而过,隐约约约的传来天堂阶梯的主题曲,这忧伤的旋律飘零在马路上,哀痛着别克里相思的人。

亚鹏忘乎所以的扑倒在方向盘上,疾苦的抽咽着。

刹那间,面前道道火光耀起,一辆大卡车生生的撞上别克,嘭的一声巨响,别克滑向路栏。

亚鹏一阵轻飘飘,他飘飘零荡的直上云河。

云河里白云朵朵,清风阵阵。

“这就是天堂!人人神驰的天堂,”亚鹏惊喜的喃喃着。

一阵凉风轻荡,俄然,一朵白云迅速的散开,白云里飘舞着雪花。

“雪儿!”亚鹏高声呼喊着,闪电般扑向雪花。

雪花纷繁扬扬的飘动着,这么多的雪花,他的雪儿毕竟是哪一朵?亚鹏猜疑的盯着雪花,焦虑的流着眼泪。

天主好残暴,重逢却不能相见。

俄然,一朵雪花轻轻地飘舞,雪花里浮现出一张俏脸,俏脸痴痴地盯着亚鹏。

雪儿!真的是雪儿,亚鹏闪电般飘向雪儿,刹那间,俏脸不见了,一个大大的“忘”字跟着清风飘舞。

忘!他怎能忘了雪儿?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