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耽美宠文 >

我代女儿和女婿行房 被老师摸了一夜的奶头

发表于:2020-06-07 18:00 耽美宠文

群山之巅,风回云散,浅金色的阳光从缠绵的云朵中丝丝缕缕的投射下来,淡紫色的天空贴近了远山,仿若触手可及。盘虬卧龙般的古树静静在天与地之间伫立着,从亘古开始便擎着巨大的伞盖。风儿轻轻地摇动秋千,伴着些微的落叶轻声碎吟,老旧的吱呀声回荡在这苍茫时光里。淡蓝色的雾气缭绕于山涧,足下是一片恍若地阑的花海。雪白而细密的,梦幻而优雅的,炽热而灵动的……散着清香的花朵们交颈相挨低声私语,瓣儿如丝绒般展开,逐渐远去,深蓝的晶莹河流蜿蜒至无尽的远方,水声潺潺,碧水连天。葳蕤玉术生长的高大树木于河岸两旁安然挺立,碧色的树冠葱葱郁郁,衬托起天边柔粉的云朵。湖面平静,影影绰绰地可见底,鱼戏莲叶间,山光水色融为一体,洁白仿佛置身于仙境之间,流连忘返。雾浓得很,连树和花草也无法辨清,飞鸟与雾融为了一体。浓雾变化着,一会儿化作了凉风,一会儿变成晶莹剔透的小水球,九霄变化,带来丝丝的清凉旷神怡,如入仙境。虽是江面上笼罩着一片蒙蒙的雾,但走进花林中,恍若置身于铺锦流霞的隔世梦境一般,香风过处,花儿们呢喃细语,顾盼流连。山林,古木参天,山石林立,飞鸟啼鸣,在树枝间欢快跳跃。幽深的林间小路通向林中古刹,在远处,云雾缭绕,若隐若现宛若人间仙境。

这便是缥缈太湖圣境,龙墨羽和凤凝曦仿照静宫在人间界制造的幻境,虽是幻境,但其隐藏的能量,丝毫不比任何一个仙门世家的主城差。

念若又逝,静雪怀唔,心依如梦,恍如隔世,这里是人间的天堂,有着最为纯净美好的自然灵力!

“天堂甚无趣,地狱更愁闷。甘愿为凡人,偷渡入红尘。

红尘胜仙境,奇物多如云。千状万理过,可否留君临?

一切天注定,只是梦难醒。几人能看透,犹似同一梦。

天堂路何处,迷失来时路。早知终归宿,是否还偷渡?”龙墨羽在瀑布前的凉亭里提笔写下尘世喧嚣。

数万年了,他们终于还是离开了,不是静宫太无聊,只是终究抵不过红尘醉人,况且,身负重任须得慎行。

即便知道有着无法违抗的命运,他们也毫不退屈,心中始终坚信。

远处的万花丛中,凤凝曦一身皓白碎花罗裙翩翩起舞,明明没有风,万花却随凤凝曦而舞,各色各样的蝴蝶围着她飞舞,万物都为她吟唱。她有着绝美的容颜,但是从不轻易外露,旁人藏拙,而她,藏贤藏能!有时候,太过耀眼并非是一件好事,低调些总是好的!

龙墨羽就那样看着,没有打扰,没有喝彩,只有守护,他想永远留住她的笑容!龙墨羽知道,她很开心,发自内心的开心,没有隐忍,没有勉强,也没有迎合,只有她内心的向往。

认识龙墨羽的人都知道,待人冷漠如冰凌的龙墨羽,却只对凤凝曦百般呵护,千般宠爱,只有面对凤凝曦时才能看见他的笑容,就算是洛晞,这么多年,他也从未见过龙墨羽对哪个除了凤凝曦的人笑过,即使是他母亲,也只有感激与尊敬而已。

人界,缥缈峰:

“求求二位仙人,救救百鸟镇吧!救救……”两个浑身上下是伤,蓬头垢面的男子跪在草屋的藩篱外边。

这里是龙墨羽和凤凝曦在凡间的栖身之处,不华丽,也不大气,仅仅只够容身而已,但是他们却很快乐。

“此时我已知晓,你们回去吧!”屋内传来清冷的声音,听不出屋里人的情绪。

他们拼尽最后的力量却只是得到了一个模棱两可、似是而非的答案,急的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本来瘟疫泛滥,百姓恐慌,又加上连年水旱灾害频繁,以百鸟河为界限,河内连年旱灾,河外已经水灾不断,民不聊生,即使是朝廷也没有办法!只能祈求上天!

他们身为豪杰志士,虽是出身当地小小末流世家,但好歹也是有些法术功底的,对此又岂能坐视不理,愚昧的人们,只是一味地相信驱鬼神的大师,认为只要相信神灵就没事了,将仅存的粮食都贡献给了江湖骗子术士。不仅如此,还……奉献生灵魂魄……

人人都想得到解决之法,寻求外界援助,可是他们从未想过,从自身找原因,当地连年大兴土木,河流改道,森林被毁,地脉已经断了,此处已经没有了可以孕育万物的生机。

所以,他们二人寻遍千山万水,才打听到这缥缈峰,听说这是仙山,定有仙人存在,可以救民于水火之中,他们不远万里地跑来,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哎呀!你别急呀,这不出来了吗!是非得搭上你这条命才肯罢休?你急有啥用啊!”凤凝曦急急忙忙跑了出来。他们正为加固封印的事忙活呢!这俩家伙跟个急惊风儿似的,不等他们反应就跌跌撞撞地闯入他们的结界法阵,要不是龙墨羽反应快,他们早就灰飞烟灭了。

随后,龙墨羽也从草屋里出来了,白衣青衫,明明是个不过十几岁的少年模样,俊秀清逸,却周身散发着与其年龄甚不相符的寒冰气息。

“两位的伤,已经好了,等你们再回去事,万事已解决!”龙墨羽扶起了凤凝曦淡淡道,没有一丝情绪。

他们居于这缥缈峰数载,从未有人来过,缥缈峰仙名在外,但仅是传说谣言罢了!可如今真的有人来了,而且还寻的这样仔细,这绝对不是个意外,定是有人故意泄露他们的行踪,只是,泄露情报的人永远都不知道,这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

那些永远只会躲在暗处窥伺时机的鬼魅永远不知道,不论在哪里,结果都是一样,他们的失败,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龙墨羽和凤凝曦皆是一身黑衣斗篷劲装,在大街上转悠着!人,不多,也不会少,但目前这个地方其实真正意义上的能够健健康康活着的人,一个也没有。

“其实,相比死者,最为可怜的是那些活下来的人吧!孤身一人独自留守天地间,身边的人没有一个是他所认识的,无人关心,无人照料,就那样孤零零地活着,苟延残喘着!”凤凝曦可怜他们!但……仅仅只是可怜而已。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们虽非普通神灵,救得了他们,但是这样救了他们毫无意义,人们更需要的是教训,血的教训,而不是简单的神的救赎,他们,需要为自己的过错买单了!

但是,为自己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是凡人自己的事,龙墨羽和凤凝曦绝不允许有人打着惩戒凡人的名号,为自己谋私利!尤其是,自认为做的没有错的小神仙!

“让开让开!没看见祭司大人来了,你们这些愚民,还不赶快下跪行礼!”一众官兵簇拥抬着一个看似仙风道骨的短山羊胡老头从街上跑过。一路上看似急吼吼的,实则是炫耀资本,尤其是那道长手里镶了黄金的拂尘。

那老头,坐在轿子上,不停的捋着自己油光放亮的胡须,还将拂尘到处乱瞄,所到之处,皆是仙风渺渺。看着跪在地上臣服的一种小老百姓,他得意洋洋地抬高下巴,眼睛都快长到头顶上去了!

“求求仙师大人救救我家孩子吧!他才刚出生不过一个月而已呀,就要与世长辞了!您是天神下凡,您大慈大悲救救他吧!”一个身着素白净衣的女子突然就从人群之中窜了出来,跪在了离轿子不过几米之外。

她不停地磕着头,嘴里喊着天神大人救救我儿子吧!

可惜,她求错了人,那道士不过一江湖术士,骗吃骗喝的罢了,哪儿会救什么人,不害人就已经很是不错了,更何况什么天神下凡,众神之中,各司其职,游神散仙倒是不少,可惜他们不能慧眼识真神!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