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浪漫青春 >

一对一纯肉高h文 语文老师胸真大

发表于:2020-06-07 12:00 浪漫青春

我和卢总坐在办公室里,我占用着原来属于她的地位,昂首看着坐在办公桌边沿的她,穿戴一双细跟高跟鞋露出瘦瘦的脚背。玄色西裤搭配着一件茶青色丝质衬衫,领口下方的两颗扣子开着,很好的揭示着她傲人的身段。我发现自己一向盯着她的领口,脸也越来越烫,赶忙挪开眼睛,随着她看向落地窗外。

“案件终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我果断的说。

卢总扭过火看着我,“感谢你,云末。”

我就如许望着卢总浮泛的眼神,她的忧伤溢满了整间办公室。

我从50楼下来,踏出电梯,站在宽宽的过道里,望着隔着玻璃门的奥薇姐,长长的呼出一口吻。久隆金融大厦下7层都是商场,从8楼起头就是写字楼,写字楼配有6部专用电梯,但能到50楼的只有2部,一部是卢总的私家电梯,而另外一部就是我此刻所乘坐的,只能从49楼上去,而49楼的办公司全部是围着电梯设计,过道也是玻璃门,所以一进一出想不弄出动态都难。我正筹办刷员工卡出来公司,这时电话响了,是韩若。

“喂,韩若。”我接起电话。

“云末,你放工后来我家,陪陪凌瑶吧,我晚上还有两台手术。”

“好的,我放工后就去。”

“感谢你,云末。”

“干嘛这么温柔,让我感到怪怪的,不像你。”

电话那头的韩若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比来凌瑶的工作让你费神了。”

“喏,请我吃饭,补偿我。”我说道。

“你先去我家,我放工后回来有事对你说。”

“好的。拜拜。”

我到韩若家后,已经是晚上6点,按门铃没有人应,我才想起,韩若曾经给过我一把她家的钥匙,我翻开门,房子里黑乎乎的,不光窗户紧闭,连窗帘也是拉上的。我赶忙翻开灯,就看见凌瑶穿戴睡裙坐在地板上,我走到她旁边,跟她一路坐在地板上。

“凌瑶,我是云末。”我喊着凌瑶。

凌瑶抬开端看着我,张了张嘴:“云末。”

闻声凌瑶喊我的名字,我心里才结壮下来。

“嗯嗯,是我,我们坐床上去,好吗?

“好。”

我扶着凌瑶,她已经瘦得不成样子,精力萎靡,并不肯和我多措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启齿安慰她,只是扶着她躺下,替她盖上一床薄被子。

“云末,你不必过于担忧我,我还挺得住。”凌瑶的声音惨白无力,让我一下鼻子发酸,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好,我知道,我就在这里陪你,你睡一会儿。”我尽量放轻自己的声调,让声音柔和。

韩若的家位于内河市国民病院四周的一个高级小区里,屋子有100多平米,朝着河,夜景很美。原来卧室里床的右侧是一扇大大的窗户,现下已被凌瑶关得死死的,这使我感到憋闷,喘息不畅,夜景更是半点也看不到。

直到晚上12点,韩若才抵家。我循着声音出了卧室,并轻轻的打开了卧室的门。我一看到韩若,实在给我吓了一跳,她戴着手术帽,穿戴手术服,直接奔回来了。

“你怎么如许就回来了!?”我张大嘴,难以置信。

韩若说:“我担忧凌瑶。”

“凌瑶已经睡下了,你吃晚饭了没?”我问韩若。

“还没。”

“我也还没呢。”我摸着瘪瘪的肚皮。

“那我去煮点器材来吃。”

“穿成如许怎么煮!我去,你赶忙去收拾收拾你自己。”我朝韩若说。

“哦,那好吧。”

我在厨房煮面条时,韩若去洗了澡,换上了洁净的寝衣,出来时全部人看着阳光了不少。

她坐在餐厅里用毛巾擦着长长的直发,我把煮好的面条端到韩若眼前,然后问她:“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手的。”

韩若没答复我的问题,却说:“凌瑶,想搬去会城住。”

我停下手中的筷子,抬开端对韩若说:“如许挺好的,最少在会城,凌瑶会好过一点。”但心里仍是很不舍。

“嗯,我想这应该是暂时的,等凌瑶环境恶化,我们再搬回来。”

“你的任务怎么办?”我问韩若。

“我可以天天开车往返。”

“也好。一有时候,我就过来看你们。”我低下头品味着嘴里的面条,不想流露出心里的不舍。

“丫头,你可记得我们第一次碰见凌瑶那次?”

“嗯,我记得。那时她满脸是血,全身伤痕,身上的白色吊带都快侵染成白色了。”

“凌瑶脸上的伤是她自己用玻璃碎片划伤的。”韩若低落的说。

“啊!”

“是凌瑶亲口对我说的。”韩若低下头,我看到一颗眼泪顺着她的脸,滑进了碗里。

“凌瑶还说其它什么了吗?”我问韩若。

“没有,她晚上常常做恶梦,嘴里暧昧不清的说着:“求你们,放过我,之类的话。”

“我也听到凌瑶说了一些希奇的话,前几天我在会城撞见凌瑶时,她嘴里老念叨着什么此岸花。”

“此岸花?”韩若说。

“嗯,我听得真真的。”

“那这这此岸花,究竟是个什么鬼?”韩若自言自语到。

“凌瑶有没有跟你提起过。”

韩若摇摇头“凌瑶什么也不愿说。”

“你们什么时辰搬去会城?”我问韩若。

“就这两个星期。”

“要我来帮手吗?”

“好,凌瑶也但愿你能来。”

“韩若。”

“嗯?”

“我想查卢董事长的死因。”我果断的说,“你禁绝拦我。”

“你?”

“嗯,我。”

“你吃错药了?”韩若高声说到。

“我想帮卢总。”

“为什么?莫非你爱好上卢安河了?”

我边用手抓挠着耳朵边说:“怎么会呢,我就是想弄清晰我和卢董事长是什么关系?我家和卢家究竟有什么渊源?”

韩若用她那双丹凤眼盯着我说:“我还不知道你,但我想提示你,像卢安河那样高高在上的女人,你粉身碎骨了,她都纷歧定知道。”

“我大白,我什么也不图。”

“那你又何苦!” 韩若随后翘起二郎腿,笑着继续说,“我看呀仍是前人说得好,不撞南墙不回头嘛。”

“可是……。”韩若停了下来继续说。

“可是什么?”

“可是这卢董事长的死,必然牵扯甚广,你一个女孩子,做这种事很危险的。”

“我会小心的,可是你承诺我,不能把这件事通知我妈。”

“我什么都不会说。”

趁凌瑶睡着的空地,韩若开车送我回了家。原来我和韩若的家车程也就20分钟,现如今她和凌瑶要搬去会城,离这里开车需要2个小时的处所,今后的相聚只怕是没那么轻易了。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