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都市生活 >

警局里面征服警花 受生子喂攻奶

发表于:2020-06-06 15:10 都市生活

晚上田仙儿没能回家,她告诉田爸说加学校宿舍。本来她想说与马依依在一起的,可马依依现在忙得不可开胶,正在影视城蹲墙角守点呢。

“恩,你不能对我再做那种事。”这是田仙儿跟司马谨之走时说的话,再来一次,她想自己肯定完蛋的。

“...”不做那种事,还能干什么呢。司马谨之有点好笑,不过他还真笑了,说实话,他现在就想着那事呢。

最后有人如愿,有人压根就不可能如愿。

田仙儿想法太过简单了,现在是什么社会,速食时代,什么事情都是快,快速的爱情,快速的婚姻,闪电的那种。一眼看着行,那来一炮吧,一炮行,那接着再来几炮吧,不行,就散,今天散明天再找新的,总能找着需于自己的。

当司马谨之再次贯穿田仙儿时,田仙儿还是没觉得多舒服,依然的痛,不过这次好多了,不是那么痛了,可是也不见得有多舒服就是。田仙儿嘴里哼哼地,想忍着不发出声音。田仙儿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怪,不太好听,她的眼睛也是紧紧闭着的,睁着眼时她觉得有点怕看到身上的男人表情。也是,司马谨之此刻的表情有点...怎么说呢,有点太过于投入了,投入得过于...恩...比平常的表情还要冷上好几倍,而且他还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身下的人,所以才让田仙儿怕得要死。她总觉得身上的人像要吃了自己一样。

两个人反反复复地纠缠了很久。司马谨之做着做着,是哪个体位都喜欢上了,他还舍不得出来,总是时快时慢地磨着下面的人,弄得田仙儿想死过去算了,怎么就不结束啊,这想法田仙儿冒出十好几遍。以前司马谨之喜欢从后面进入,现在却不是那样了,很奇怪是不是?难道是年纪越大,那种爱好也会变化吗?

在国外读大学时他多疯啊,不过还好,他疯不会闹得报纸新闻都是报道,而是那种低调地只让周围熟识的人知道。赛车他也赛,午夜他会与相约的几个哥们去人烟希少又刺激的环山道上比速度与激情,赛完各自回各自的住所,或去某个地下酒巴喝上两杯舒缓舒缓紧张的肌肉。玩女人,他们一群人也玩的,只是玩得比较高级,不会像某些人在私底下玩些不堪入目的男女关系。多少年了?好像自从他回国接手母亲的事业开始就没再有那些念头了吧。

司马谨之的思绪没有飞过太远,而是随着身下的动作越来越快回到了某种事情上。他突然觉得要不够身下的人似的。当某个地方更加发胀时,他控制着把速度再次放慢了下来。翻过田仙儿的身体,他看着那块快能滴出水来的地方,握着手上的细腰,慢慢地让分身挤了进去。进去后嘴里还感叹出了声。

田仙儿这次真的觉得自己像是要死了一样,那里也越来越不舒服了,痛痛的。在司马谨之慢慢挤进去的时候,她动了动身体,想扒下去躲过的,可那双大手太过灵巧了,她一躲,他马上握紧了几分。失了时机,田仙儿再没有机会躲过去了,她只有被翻来复去的折腾的份。

为此她后来真的哭过,还骂过,可没骂两句就被吞没在对方的嘴巴里了。身下还被那种不断地虐着,这让她不得不紧紧地把腿再次放到对方的腰上。两人早己不在床上,而是在浴室里,一个站着,一个像八章鱼似地紧紧地扒在其身上。田仙儿觉得如果她现在死了的话,司马谨之也是没有一点感觉的,因为他太过专注了,一点都没有想到她是不是难受,是不是受得住他的每一次撞击。

当黎明来临时,床上两个筋疲力竭的人没有醒。当其中一个手机响起时,司马谨之醒了,田仙儿依然在睡,睡得紧皱眉头,好似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司马谨之揉揉发胀的脑仁,不太舒服。

看来他过于纵欲了。他想这可能是因为十来年总是不断的忙这忙那忘了自己还有那方面的需求,突然有了出口发泄,这...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说。恩,有的事排后。东西放我桌上,下午再看。对。可以。”上午肯定不能这样去上班了, 精神不佳,他怕会错看一个数字,一个符号,那真的是不幸了。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