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未来女主 >

灌满了男人们的精夜 好痛 不要了 饶了我

发表于:2020-06-05 21:00 未来女主

忽然,黎岁秋的心疙瘩了一下,身子僵直地看着自己怀里的御词千。

看样子他睡得很安心,脸上很舒坦。

没过多久,就听见御词千均匀的呼吸声,黎岁秋看见他这副模样,以为他睡着了,将他轻轻地放了下来,贴心地为他盖上被子,转身就走到了自己工作的地方。

“我好想你。”这句话回荡在黎岁秋的脑海中,为不知道何时自己的心跳变得如此之快。

在她转身离开的那一刻,御词千就已经惊醒了过来。

他本来睡眠就浅,只是想抱抱黎岁秋,现在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自然也就毫无困意了。

御词千躺在床上,看见黎岁秋这么专心致志地工作着,心里面莫名的不爽,直接起身扯开了被子,走到黎岁秋的面前,“对你来说,你宁愿工作都不愿意和我呆在一起吗?”

“什么?”黎岁秋有些惊恐地看着御词千,原本以为自己的动作已经够小了,没想到还是这样。

“我这里还有一些收尾的工作没有搞好,等我搞定了我就回去睡觉。”

越是这么说,御词千就偏偏不让她工作,一把抢走了她桌面上的资料,十分得意地说道:“现在看你还有什么可工作的。”

见状,黎岁秋起身伸手就要抢御词千手上的那份材料,但是被他手疾眼快地躲开了。

她哪有御词千那样的身高,怎么可能抢得到,但是黎岁秋不依不挠,像是非要拿到那份资料似的。

忽然,一个踉跄没有站稳,顺势就要往身后倒了过去。

担心她摔倒,御词千手疾眼快地接住了黎岁秋,由于惯性的作用,他们两个人双双往后倒了过去。

不过还好,他们的身后是沙发,已经牢牢地接住了他们。

此时,黎岁秋躺在御词千的怀里,两个人四目相对。

“扑通,扑通,”这是黎岁秋心跳的声音,面对这样的深情注视,她不自觉地脸红了起来。

为了缓解气氛的尴尬,她慌慌张张地扶着旁边的把手,站了起来,眼神不敢注视着御词千,“那什么,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睡吧,我还有事情做就不打扰你了。”

说罢,慌慌张张地拿着自己的东西去到了书房。

黎岁秋落荒而逃的样子,让御词千忍不住笑了起来,嘴角微微上扬,“现在越来越有意思了。”

第二天的早上,天才刚亮,黎岁秋就出门了。

周嫂看见她这么早就出门了,忍不住关心道:“少夫人,今天这么早出门,我早饭都没有准备好,要不你等等?”

“不用了,周嫂,我到时候回去研究所自己吃就行,你不用担心我。”

这么早出门,为的不就是不让御词千送自己,昨天晚上的事情那么尴尬,今天还没想好怎么开口,还是先逃过这一劫再说吧。

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林悠悠竟然这么早就过来了,看这个阵势来头不小,真要看看她又要耍什么花招。

“都和你说了,顾榕不再,你这个女人到底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这是自己和她的私人恩怨,自然能不想将其他的人拉扯进来,她穿过人群,黎岁秋站到了林悠悠的面前,“你这又唱的哪一出戏?我可没有功夫陪你瞎耗着。”

这一次,林悠悠似乎胜券在握,翻找出自己包里的照片,狠狠地摔在黎岁秋的脸上,“你看看你,这就是你做的好事,霸占着词千,还跟别的男人上床,真是不知廉耻。”

那些照片都被林悠悠摔在了地上,黎岁秋瞥了一眼照片,内心毫无波澜,原来她都已经到了造假这个地步了。

看样子是没办法了。

“你觉得自己伪造这些不争的事实有意思吗?”

林悠悠满脸通红,紧紧地抿着嘴唇,气急败坏地说道:“你以为你不承认就没事了,正好让你的同事看看你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黎岁秋不想做过多的解释,冷冷地说道:“要这是事实,你早就和御词千打小报告了,也不会在这里拦着我了。”

见自己的奸计没有得逞,林悠悠气急败坏,却不知道拿什么话去搪塞她。

一旁研究所的同事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在一旁冷嘲热讽地说道:“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就想要破坏,这种女人,心里得多扭曲。”

听见有人诋毁自己,林悠悠气不过扬起手就要打到了对方,黎岁秋眼尖站在面前替同事挨了这个耳光。

“林悠悠,你好样的,竟然敢动起手来了。”黎岁秋不易一个好惹的主,现在她惹怒了自己,看样子是要在林悠悠的身上讨回来了。

自知理亏的林悠悠在这个时候还嘴硬,“明明是她嘴贱,我教育教育一下。”

“啪,”黎岁秋重重地打了回去,听声音要比刚才的那个耳光还要重,“我告诉你,这个是我还给你的,人家怎么样轮不到你来批判,倒是你,我劝你还真的是应该好好地去检查一下自己有没有心理疾病。”

“我好得很,不需要你操心。”

黎岁秋冷笑着看着林悠悠,不紧不慢地说道:“你这样样子,像极了极端的心理,一心想着让别人出错,我告诉你,不是所有人都像你现在这么空闲的,我没有功夫陪你玩。”

御词千收拾好了东西之后,准备出门,看见周嫂也带上了袋子,有要出门的架势,“周嫂,你出去买菜?”

听见御词千的声音,周嫂把手头上的东西放到了一边,回答道:“刚刚少夫人打电话过来说自己研究所的钥匙留在了家里,担心你还没有睡醒就让我送过去。”

御词千的脑袋飞快运转着,看着周嫂手上的那串钥匙,“周嫂,你去忙吧,我去给送钥匙就行。”

“可是……”周嫂有些迟疑,但终究没有说多什么,“行吧,那少爷就交给你了,我先下去忙了。”

经过街口的时候,御词千到了蛋糕店买了一个蛋糕之后才开车前往医院。

被黎岁秋训斥了一番过后,气急败坏地带着自己的东西,灰头灰脑地离开了医院。

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正好看见御词千过来了,她急急忙忙地上前想要拉住御词千的手,却被无情地甩开了。

十分厌恶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林悠悠我警告过你,不要再来这里闹事的,怎么,现在还有这个能耐了?”

“不是的,你听我解释,事情是……”

还没有等林悠悠说完,御词千举起手挡在了她的面前,“废话我不想听,要是再被我发现,你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词千,我……”御词千根本不理会林悠悠在后面怎么大吵大闹,这个女人现在已经没有办法正常沟通了。

她见御词千这么无视自己,气地直跺脚,拿起手机给父亲打了个电话,“爸,从现在开始,我要你针对御氏集团。”

林父一脸震惊地接到女儿的电话,一开口就说出这样的话,“悠悠,现在可不能这么意气用事,你也知道御词千那个人不好对付。”

“那就从他父亲的身上下手。”

御词千进到医院,就看见保洁阿姨和一群小护士在收拾着惨剧,再加上林悠悠才刚走,不用问肯定是她做的好事。

在心里面怀着愧疚,来到了黎岁秋的办公室,里面却空无一人。

放下了东西之后,御词千来到护士站询问黎岁秋的情况,却被告知已经和白卜言进入了研究室。

“不是没有带钥匙吗,他们怎么现在就进去了?”

小护士解释地说道:“在后勤部那里还拿着一把备用钥匙,顾医生担心实验的进程就直接去申请了。”

御词千有些担心黎岁秋和白卜言两个人共处一室,但是自己又进不去研究室里面,就只能在门口干等着。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