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总裁言情 >

女用夫妻性快活器 女主重生弥补丈夫宠文

发表于:2020-06-05 16:00 总裁言情

结果我还是没能做到向珍妮所保证的熄灯前将她带回寝室。不过万幸的是,克莱姆在我忙着跟各族领主打交道的时候一直帮我照顾着她。

“克莱姆,谢谢。”

看着毫无防备的珍妮恬然地睡在克莱姆的肩头,我忽的感觉松了一口气。

“没事。”克莱姆看着我,笑了笑,“不过在你刚刚不在的时候,我把你的一切都告诉了她,包括你是迦蒂亚之女的身份。呵呵,你不会怪我吧?”

看到克莱姆狡黠的眼神,我也跟着笑笑,继而坐在了他身边,“如果我告诉你我利用了你,你会生我气吗?”

克莱姆疑惑地皱了皱眉头,“简,你是在说笑吗?你可是我们的王,您的命令怎么可以算是利用?”

我想过克莱姆的各种反应,但果然,这才是最真实的他。

我笑着靠在他另一边的肩膀上,骂他“傻瓜”。克莱姆憨憨地笑了两声,默默地承担着我靠在他肩膀上的重量。

“呐,克莱姆,如果哪天我要离开这儿了,我要离开我的责任,离开我的领土,那么你还会跟着我走吗?”我垂眼看着自己垂落在胸前的金发,若有所思地说着。

“那我就要问问你去哪儿了。如果你去了地狱,那我是不管说什么都会把你带出来的。但如果是天堂的话,恐怕我怎么也到不了呢!”

“喂,难道我离开只能是因为我死了吗?”我不满地抬起头,望着他。

“那你想因为什么离开这里呢?”克莱姆回望着我,“难道你不喜欢这里吗?”

克莱姆的眼神软软的,让我觉得欺骗他是一种罪过。于是我摇了摇头,叹道:“我只是在思念我的母亲……那天以后,真的过了好久,好久了。”仰头望天,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慢慢地吐出。

克莱姆理解地点了点头,“虽然我们的传统并不像你们的,但是我也知道思念一个人的感觉到底有多辛苦。不过我比你好,至少,在我难受的时候我还有人能够为我指路。”

“哼,你这是来这儿幸灾乐祸的吗?嗯?”挑眉,我斜睨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而他却学着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对着我快速地眨了眨眼睛,“是啊,我是。你想把我怎么样呢?”

我惊讶地张大了嘴,想说些什么,却发现有笑声哽在了喉咙里。万分无奈之下,我强硬地拢了嘴角,故作严肃地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嗯。好。”克莱姆淡淡地应下,接着在我的帮助下,将珍妮背在了背上。

“我们还是走回去?”看着地上已经睡熟了的露露和乔舒亚等人,我小心地踩着空隙走过,回头低声问道。

“嗯,这样也好。不过你不困吗?”克莱姆配合着我放慢了脚步,离开半人马的营地后,与我并肩走在了一起。

本来我也不觉得有多累,经克莱姆一说,我的瞌睡虫也被勾了起来。

“那就走快点吧,早点回去也好。”说着,我与克莱姆对视一眼,两人都明白了对方眼神中的意味。

半个小时后,我与克莱姆已经站在了禁林边上,正对着海格的小屋。

“把珍妮交给我吧,现在夜已经深了,你也赶紧回去吧。”打理了一下校袍和头发,我对着克莱姆如此说道。

克莱姆点点头,将珍妮交给了我。

“那我就先回去了。晚安,简。”

“嗯,晚安。”

目送克莱姆离开,我刚想叫醒珍妮,珍妮就已经嘤咛一声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简?”她揉着眼睛,抬头看我,眼神迷蒙。

“嗯,是我。”

“我们这是在……霍格沃兹?”珍妮跟着我的脚步往前走去,黑漆漆的夜晚让她有些提心吊胆的。

“嗯,我们已经回来了。哎,小心台阶!”

“啊?哦。”珍妮愣愣地抬起脚,迈上台阶,还不忘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

使用开锁魔咒进入地下室,我忍不住朝着珍妮那边看了一眼。

“怎么了?”细心的珍妮当然没放过我这个小动作,她一脸淡定地收好魔杖,拉上我的手走下台阶。

心下感慨着,我耸了耸肩,答道:“只是很奇怪为什么即使是在违纪的时候,你的表情看起来也是这么的理所当然。”

“呵,这有什么好想的。我问心无愧呗!”珍妮自豪地笑了笑,“本来嘛,违纪这种事情是只有被抓到才作数的。我们又不存在被抓到的可能性,那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珍妮的逻辑十分强大,三言两语的就把斯莱特林的优越感的由来给解释清楚了。总结起来也就10个字——

我们很强大,所以我不怕!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

######

回到寝室里

“睡吧,明天晚上就是年终宴了。很快,就要放暑假了。”洗漱好的珍妮正站在床边换衣服,魔法灯映照着她的脸,显得她有一些疲累。

我趿着拖鞋也从盥洗室里走了出来,点头道:“嗯,那明天早上一起收拾东西吧!”

“嗯!”珍妮掀开被子,钻了进去,“那晚安?”

“嗯,晚安。”两人默契地一起伸出魔杖,快速地熄灭了“荧光闪烁”。

黑暗沉沉地压着我的眼皮,轻声的一个呵欠过后,我放松了身体,微笑着入眠。

######

第二天早上,本学期我们作为霍格沃兹一年级生的最后一天,可因为晚上睡的晚,所以我跟珍妮都不例外地赖了一回床。

挣扎着起了床,收拾了东西。看着略显空旷的寝室,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自昨天跟珍妮把一切事情都讲清楚了之后,我倒是很庆幸珍妮还是跟之前一样对待我:该凶的凶,该笑的笑。

“哟,这不是我们的妖精公主么?怎么舍得把头发扎起来了?”刚出门,我跟珍妮就碰上了满嘴喷粪的反混血种派。

我刚想出言,珍妮却伸起手拦住了我。

“帕弗洛,过两天不是你生日吗?到时候我会跟佐伊一起去的,可要给我们两个留个位子哦!”

“佐伊?她,她会来吗?”

“啊,反正她这暑假要在我家庄园里过,应该不会拒绝我这个小小的请求吧。怎么,难道你不欢迎我们?”

“怎,怎么会!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那就好。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你慢慢喝茶。”

说着,珍妮不顾我惊讶的眼神,只是依旧淡定地拖着我离开了公共休息室。

“……”

“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我?”珍妮拿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薄汗,满不在乎地看了我一眼。

“干嘛?还不把下巴收回去?”看我半天没有动静,珍妮竖了眼睛,瞪了我一眼。

“不是啊,”我咽了一下口水,组织了一下语言,“那个佐伊是谁啊?帕弗洛我倒是在帕金森身边见过几次,可是你是怎么知道他是喜欢佐伊的啊?”

“哼,你难不成真以为我每天都只是在跟你厮混而无所作为?拜托,五年之后我就是勃朗克特的夫人了,纯血圈子就这么大,我要是现在不赶紧拉拢拉拢,我以后该怎么办?再说了,只是这么简单的人际关系,只要用心一点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也就是你这个书呆子才傻傻的,一无所知。”

“喂,学院杯里的分数我得的可不少呢!书呆子?有我这么闹腾的书呆子吗?更何况,真正的书呆子可是在拉文克劳里躺着呢,又怎么会出现在你的眼前?”

“呵,你夸自己的方式还真是特别呢!你还知道自己闹腾啊?三天两头地往医务室里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心上人在里面躺着呢!”珍妮双手环胸地靠在柱子上,正面对着我。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