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总裁言情 >

乱系列第九十部分阅读 男司机干大领导妻子

发表于:2020-06-04 16:01 总裁言情

当你的劳动成果被人践踏了你会不会愤怒?

答案当然是,是的,如果是我,我一定会给他一拳。

不过我们的华生医生显然有着更高的涵养,看到夏洛克随便翻了翻他整理的资料,把它们扔到一边,就当它们从来没出现过。华生只是轻轻的按压了一下自己的胃部。

“我想我们应该上一下劳尔的个人网站。”夏洛克重新打开电脑说道。

“劳尔?”华生对这个名字一点也不敏感。

“她的男仆!”

夏洛克和华生在还剩不到一个小时时再次来到了警察办公大楼。

“劳尔•德•桑托斯是本案的真凶,肯尼•普林斯的男仆。”夏洛克大步走向还在低头办案的雷斯垂德探长,说出了自己的推断。

“第二次尸检显示,康妮•普林斯并非死于破伤风菌而是肉毒杆菌毒素。我们以前也遇过同类案件,卡尔•鲍尔斯案,炸弹客在重施故技。”夏洛克挥了挥手上厚重的文件档案。

华生一直不明白夏洛克是怎么在雷斯垂德这个正牌探长之前拿到那份验尸报告的,难道夏洛克其实跟安德森法医关系很好?(安德森法医:出现在第一集,夏洛克极端讨厌的一个人,疑似黑人女警官的情人)

“他怎么做到的?”总有人来提出问题,即使这个人不是华生。

“肉毒素注射,肉毒素是稀释过的肉毒杆菌。此外,劳尔•德•桑托斯受雇为康妮做常规的注射整容。我在内政部的熟人给了我一份拉劳尔完整的网购清单,他连续数月批量购买肉毒素,伺机而动,然后一鼓作气注入致命剂量。”夏洛克一口气把自己的推理都说了出来。

你知道华生通过夏洛克上面的话学到了什么吗?那就是以后再也不网购了,根本就是一点隐私都没有,难道人民群众就是被出卖的吗?用来还人情?太过分了!

“你确定?”雷斯垂德探长听到夏洛克的分析深吸了一口气,又一次错案,真是打脸啊,还是接二连三被同一个人打脸,如果上司知道了,真是不堪设想。

“确定。”夏洛克对自己的推理无比肯定。

“好,……,进办公室谈。”雷斯垂德探长决定不再在外面丢人现眼。

“夏洛克,你知道多久了?”华生拦住了要跟随雷斯垂德探长进办公室的夏洛克,问出了这个问题。他早知道,那个胸有成竹的笑容,该死的。

“什么?”夏洛克不明白华生说的多久指的是什么?

“你是何时破案的?”华生深吸了一口气,虽然他早知道,但是被隐瞒还是不开心。当然,你也可以说,自己发现不了是因为自己傻。

“如我所言,此案毫无难度。而且炸弹客故技重施,他犯了错。”夏洛克说道他得意地地方,便又开始侃侃而谈起来。

“不要转移话题,我说的是when(什么时候),不是how(怎么样)。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那你还……”让我去查那个老女人的背景资料。

华生很是气愤自己红果果的被指派了无意义的事,这根本就是故意支开自己。不过夏洛克对华生的气愤显然是会错了意。

“我知道我能救她,那个老人。太快破案只会使我们被动。我知道炸弹客给了我们12个小时,我只有火速破案才有时间去调查相关事宜。你没看出来吗?这次我们领先了!”夏洛克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办公室。

领先了?华生冷笑,他怎么可能让你如意。掏出放在兜里的手机,上面有一条未看短信,来自M先生。

生命的烟火,BOOM!——M

一个一直监视着你的敌人,一个一直喜欢掌控全局的人,怎么可能让你领先呢?夏洛克,你还不够了解莫里亚蒂,这可是会吃亏的啊!

“这场爆炸,震穿了多层楼面,造成12人丧生。事故缘于煤气总管故障,公用事业公司的发言人……”电视里新闻播报员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但是B221里的两个谁也没有心情再关注他的发言了。

“显然这个回合我输了。虽然严格来说,我破了案。”夏洛克坐在他的专属沙发上,两手挥舞着。按了下手中的遥控器,换了一个台,他在找有什么新的案件。

“他会痛下杀手是因为她在形容他,就这一次,他亲自上了前线。”夏洛克的表情很冷淡,完全没有认为那条人命的丧生跟他有关。

“什么意思?”华生应付式的接了一句,他现在有些想要了解夏洛克的人生观了,他对犯罪,对死亡,到底是怎么看的?

“通常而言,他从高处统筹一切,他只在幕后策划,一般不跟人直接接触。”夏洛克着迷般的叙述着,像是投弹者是个多么值得敬佩的人。

“你是说这些案件都是他策划的,人们找他帮忙,策划犯罪,就像预定假期那样吗?”华生说道这里,有些无奈,因为他觉得有点像形容自己,但是明明自己跟那个家伙毫无相似之处,他可是有钱就行,自己可是比他有原则多了。但是,如果把他形容成诱人犯罪的恶魔,把自己形容成惩善罚恶的天使,又太过扯淡了些。

“就是这样,你不就得他跟那个所谓的黑暗导师很像,那个W。”夏洛克从自己的记忆中翻出了那个曾经让他感觉被耍了的某幕后黑手。

华生深吸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但是心里不停吐槽,你才像呢,你全家都像那个变态。你这是对我的人格红果果的侮辱,我要跟你决斗,你这个混蛋,没证据不要乱说好不好。

“他这次减慢步伐了。”看样子夏洛克竟然对现在还没有新案件感到不满。

“卡尔•鲍尔斯案有发现吗?”

“一无所获,所有在生的同学均无可疑,毫无关联。我也想过凶手比卡尔年长,但是还是没有任何可疑。”夏洛克说道这里,并没有因为一无所获而又任何丧气的地方。也许他对此感到高兴,这个游戏没有那么简单。

“你没有想过凶手比卡尔年幼吗?就像你,那么小便发现不对,你没想过……”滴滴,手机短信,华生滑开滑盖,一条来自M的短信。

你越界了,约翰——M

华生把手机塞进兜里,深吸一口气,他真想现在去找莫里亚蒂打他一拳。你能不能不监视的这么彻底啊!还有约翰什么的是你叫的吗?你这个自来熟,你这个混蛋。不过,算了,华生承认自己是有些越界了,前几次案件华生没给夏洛克提示过一次就是因为这个,这是他俩的游戏,自己不过是个被剧透了的悲剧观众。他现在怀疑莫里亚蒂每次把计划发给他是在试探些什么?但是,他在试探什么?又想要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

“好吧,世界上可能不会有第二个像你这样的人了!那他为何要这么做?和你玩侦探游戏,你看他是想被捕吗?就像你曾说的天才的通病?”华生转换了话题,祈祷夏洛克不要揪着不放。华生从没想过夏洛克不会发现自己前后的异常。

“我认为他只是想找乐子。”

“你是在说你吗?夏洛克。愿你俩终成眷属。”华生站了起来,这两个家伙可真是有共同语言,无聊到拿别人的性命开玩笑,自己还没有这种魄力,所以说自己里终极大反派还很远。华生认为,与其去玩别人,还不如去玩gal游戏。

“对不起,你说什么?”终成眷属?夏洛克觉得自己听错了,这是华生说的话?

“夏洛克,你没有想过那个老人是怎么死的吗?你真的单纯的认为是她主动透露投弹人的信息的?别天真了,他根本就是……”华生住了嘴,感觉到口袋里手机的震动,他又一次越界了。但是,明明就是你违规你还不允许我说,夏洛克,你就是把莫里亚蒂看的太有骑士精神了,那个家伙完全是为了胜利不择手段型。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