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都市生活 >

全家大杂乱 水太多做起来没感觉

发表于:2020-06-03 16:03 都市生活

许星程心情甚好的回到许家,若不出意外的话,明日天婴的身世便会大白

“姐”

许星程站在自己房门前,正欲进门,听见身旁传来软糯小声的呼喊声,她闻声望了过去,只见一身白色睡裙的少女怀中紧紧抱着柔软的小枕头,大大的眼睛惊慌不安,身子微微发颤,像极了被吓坏的小兔子,纤弱可爱。

“星媛!”

许星程大步走了过去,脱下身上的衣服披到许星媛身上搂着她回到自己的房间

许星媛乖巧的依偎在许星程的怀中,清澈的眼眸里是对身侧人的依恋

“星媛,这么晚了你怎么不睡觉?”

“姐姐,我怕!”许星媛不安的扑到许星程的怀中,温热的眼泪浸湿了许星程的前襟。

许星程轻轻的抚摸着许星媛的脑袋,语气格外柔和安抚道“不怕,不怕。哥,姐姐在这里呢,不怕!”

许星媛紧紧的搂住许星程的腰身,仰起泪流满面的小脸,嘴唇颤抖道“姐,姐姐,爸爸好可怕”

许星程闻言心中浮现不安,她急忙追问道“爸爸,他对你做了什么!”

“他打我,还逼我找机会给你和浮生哥哥下药”

  许星程听闻,心中一股怒火,她忙不迭的问道“星媛,伤到哪里了?”

许星媛卷起衣袖,白嫩的胳膊上道道鲜红的印子,周围的肌肤微微泛青紫色,看起来格外的严重吓人。

许星程双拳紧握,压下心底的愤怒,一把将许星媛抱到床上,找了些伤药轻柔的涂抹。

“星媛,明天去找澜澜,在澜澜家住几天,别担心,姐姐会将所有的事情都解决掉,到时候接你回来,好不好?”

许星媛低垂着眼眸,不言语无声的抗议,虽然她很害怕,但是在家里最起码每天还能见到姐姐,去别的地方就看不见姐姐了。

“乖星媛,我每天晚上去陪你好不好?”

许星媛伸出小拇指,小声道“一言为定”

“好,一言为定!”许星程含笑伸手小拇指勾住许星媛的小拇指,看着妹妹的脸上乖巧喜悦的笑容,许星程的脸上也浮现淡淡的笑容。

“今晚你便在我这睡吧,我打地铺陪着你!”

说罢许星程利落的打好地铺,躺了上去,不敢去看许星媛失落的眼神,虽然有时候她习惯了与异性亲密的接触,但是脑海里总会想起身为男人身是跟女人的一些互动。

哎,想要彻底接受女子的身份,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现在还是先这样吧!

......我是超级华丽丽的分割线

天刚蒙蒙亮,许星程便将许星媛送到了洪宅交给了洪澜,嘱咐了星媛和洪澜几句转身离去。

许星程刚来到隆福戏院,便被早早在此等候的林启凯罗浮生抓个正着

林启凯脸色凝重,眼神严肃,拿着一条精致的项链,沉声问道”星程,这条项链你从何而来?”

罗浮生嬉笑着推了推林启凯,打趣道“启凯,干什么这么严肃啊,看把咱们星程都吓愣住了。”

许星程眼角瞟到不远处的一个身影,她眉眼含笑招手道“天婴”

段天婴面色有些焦急,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听见许星程的声音,猛地抬眸望去欣喜的小跑了过来,忙问道“星程,你昨天有没有看见一条银色的项链?”

“你说的是这条吗?”许星程指了指林启凯手中的项链

段天婴眼眸一亮,欢喜的将项链拿了回来,高兴道“就是这条项链,太好了!我之前还以为找不到了呢!”段天婴的脸上浮现失而复得的喜悦。

林启凯扶了扶眼镜,眼神凌厉问道“这项链是你的?”

段天婴不明白眼前这个大少爷话中之意,她严肃的点头道“是我的,从我记事起便一直带着它,这条项链比我性命还要重要!”

许星程走上前轻笑道“天婴可以跟我们说说这条项链的来历吗?”

“嗯,曾经我爹告诉我这边项链是祖上传下来的,我慢慢长大懂事后才发现这条项链款式很新而且极为精巧,一看就是年头不久的东西。后来我去问爹爹,他才告诉我,这条项链是我亲生父母留给我的,但是他没有告诉我,我的亲生父母是谁?”

林启凯听完凝望着段天婴的眉眼五官,跟他记忆中的安妮阿姨几乎一模一样,一向沉稳的林启凯此刻心中激动欢喜,镜片下的眼眸微微泛红,他可以确定段天婴就是他寻找了许多年的妹妹。

段天婴眉眼弯弯,笑道“幸好项链找到了,星程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你!”

“傻瓜,你我之间何须言谢”

罗浮生听了半天,心中早已明白过来,他瞧着林启凯怔住的模样,着急从背后推了一把。

林启凯被推了一个踉跄,他拦住段天婴,从口袋里掏出一条跟她一模一样的项链。

“这条项链是我母亲托人打造,世间仅有两条,一条给我,一条给了我妹妹。妹妹六岁那年走失了,我苦苦寻找了十四年,今天我终于找到了!”

段天婴望着林启凯掌心中跟她一模一样的项链,一时不知所措,她眼眸中有着不可置信,有着激动,有着欢喜,有着悲伤,段天婴不知道现在该如何面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哥哥,她嘴巴张张合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时许星程伸手将段天婴揽在怀中,温柔的抚摸着她的秀发“乖天婴,别哭了”

我哭了吗?段天婴感觉到脸上湿润的感觉,随意的抹了把脸,发现手上都是水渍,她轻轻的笑着,原来,我真的哭了。

段天婴推开许星程,朝林启凯轻声道“那我的父母是谁?我叫什么名字?”

林启凯摘下眼镜,眼眸发红,他温柔的望着段天婴“你的父亲是林道山,你的母亲是夏安妮,你叫林若梦,是我林启凯同父异母的亲妹妹。”

段天婴凝望着林启凯,泪中带笑叫了声“哥哥”

林启凯闻言咬着牙将段天婴搂住怀中,温热的泪水浸湿了段天婴的衣领

许星程悄悄的拉着罗浮生离开这里,给这对兄妹多一些时间相处

“星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那个小丫头是启凯的寻找多年的妹妹?”罗浮生嘴里叼着一棵小草,豪放不羁的坐在戏院包厢里,看似随意的问着。

许星程靠在软椅上,闭目养神,听见罗浮生的话,她唇角勾起一抹笑容“浮生,我们之间什么时候要这样的套话了?”

罗浮生身子一僵,他大笑着吐出嘴里的小草,走到许星程面前,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

“那我直接问了,星程这件事是不是你早就计算好的?”

许星程双手撑着脑后,闭着眼睛悠悠道“你觉得呢”

“我不知道,我以前一直以为你很单纯,所以总是挡在你们前面,所以的事情我来扛,人我来杀,问题我来解决。但是,你好像在我们看不见的时候,成长为独当一面,杀伐果断的人”

罗浮生叹了口气,继续道“其实我并不是猜测或者不信任你,只是我知道若要成长为这样的人,其中必是吃了许多难以想象的苦,我们只是希望能帮你分担一些,毕竟我们是兄弟!”

许星程闭着眼睛,耳边传来罗浮生的话,眼角划过一滴泪水,她睁开眼睛望着眼前担忧无奈望着自己的罗浮生,笑着起身一把抱住了罗浮生。

罗浮生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身子不稳直接倒向了摇椅,将许星程狠狠的压在了身下。

罗浮生鼻尖传来发丝的清香,他喜欢许星程身上的味道,没有任何香水味,只有淡淡的发香。

身下的柔软让罗浮生不禁想起了以前学的一句成语:软香在怀,现在倒是颇为应景。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