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都市生活 >

1001问夫妻性生活 重生之独宠男妻(地狱归来者)

发表于:2020-06-03 16:02 都市生活

天空澄碧,纤云不染,远山含黛,和风送暖。

花千骨正和白子画在这美景中御剑回长留,可花千骨却没心情欣赏这美丽的风景,她看着前边面无表情御剑的师父,心中又叹了口气,自从离开蟠桃大会后,一直到现在整整两个时辰了,师父都一句话没跟自己说,看来是真生自己气了。可是我又没做错什么 ?呜呜呜……

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师父,心中思量,我是不是该向师父道个歉!

一直快到长留时,白子画突然扭头看着花千骨,问道:”小骨,你今天好像一直在笑。”

花千骨听师父与自己说话,便松了口气,笑着回道:”是啊!师父,你发现了,我想今天是我成仙后第一次参加蟠桃大会,想给众仙留个好印象嘛!”

白子画看着她绝美的笑颜,心中暗忖,恐怕不只是给众仙留了个好印象,也给那些狂峰浪蝶们也留下了好印象吧!

白子画吐出一口气,郑重的看着花千骨道:”你是我白子画的徒弟,只要我觉得满意就好,不用给其他人留什么好印象。”说完,扭头御剑而去。

花千骨看着白子画的背影,微微有些发呆,师父这是什么意思,是怪我不该对别人笑吗?唉!前世师父就高深莫测,今世是更加讳莫如深了。看着师父己经飞远,花千骨连忙跟了上去。

晴空万里,风和日丽,蓝蓝的天上白云朵朵,花千骨正在长留广场教弟子们修习五行术,便看见白子画远远走了过来。

”参加尊上!”众弟子都跪下行礼,花千骨没有跪,她和师父朝夕相处,要是每次见到师父都下跪,那她的膝盖恐怕就保不住了,而且师父早就说过,见到他不用下跪.

”都起来吧!”白子画淡淡的道。他环顾下众人,就看向了花千骨。

花千骨马上向白子画走了过去,走到跟前,对白子画笑道:”师父,你找我吗?”

白子画道:”不是,我今天没事,巡视下长留山。”长留山例来都有掌门巡视长留山的习俗,不只是探查各班弟子们的修炼进展,也对亥殿、书香阁、医药阁、炼丹阁这些弟子们日常密切相关的殿阁进行巡视。

花千骨笑道:”小骨陪师父一起巡视长留山吧!”

白子画看着花千骨,眼神深邃清澈,点头说道:”好。”

花千骨回头交代弟子们自行练习五行术,便陪着白子画走了。

两人一个下午巡视了书香阁、炼丹阁,亥殿、医药阁、戒律阁,白子画不但对名班弟子们询问了一些修炼和生活情况,更是仔细倾听了各阁殿的长老和执事弟子们的详细汇报,等巡视到了后山时,己经月上中天了。

花千骨看着夜空中高悬着的圆月,对白子画道:”师父,你看,今天的月亮好圆啊!”

白子画也看着天上的月亮,在这深蓝色的夜空里,月亮显得又圆又亮,温和的道:”今天是十五,月亮自然圆润明亮。”

花千骨指着小河边,娇憨的道:”师父,我们坐在哪里看月亮吧!”

白子画看着花千骨希冀的眼光,无奈道:”好吧!”

花千骨快步跑到小河边,就要坐到草地上,白子画皱了皱眉,伸手一指,草地上便凭空出现一个长长的石凳。

花千骨冲白子画嫣然一笑,便坐到了石凳上,白子画也走了过去,坐在了花千骨旁边。

皎洁的月光,又清又冷,淡淡的,柔柔的,如流水一般泻在波光粼粼的小河里,将小河照的朦胧祥和。

花千骨看了看天上如明灯似的圆月,又看向了身边的白子画,师父也在看着天上的明月,眸若清泉,却带着淡淡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长发直垂腰际,青丝随风舞动,师父真美啊!怎么会有这么飘逸若仙的男人啊!花千骨呆呆的看着白子画,一时竟然有些痴了。

白子画抬头欣赏着圆月,却淡淡开口道:”不是要看月亮吗?怎么老是盯着师父。”

花千骨如梦初醒,低着头偷笑起来,自己刚刚看师父竟然看呆了,唉!重活一世,还是这么不争气。

清澈的小河宛如一面镜子,天上的明亮倒映其中,水中树木的倒影奇巧迷人,风平浪静的水里一群滚滚鱼顶着水游了过来,明镜一样的水面顿时漾起了一道道波纹。

滚滚鱼虽然是鱼,却也是灵兽,只是没有任何攻击性,类似于宠物的一种灵兽,它的身体在晚上会发出白色的光芒,在水中极为耀眼,长留的许多弟子都喜欢来这里捉滚滚鱼,只是这鱼在水中动作灵敏,身体又非常滑腻,极难捕捉。

花千骨看着在水中穿梭的滚滚鱼,想到了前世同轻水他们捉滚滚鱼的情景,忍不住对白子画道:”师父,小骨下去捉条滚滚鱼吧!”

白子画还来不及阻止,花千骨己经跑到了小河边,扑通一声跳了进去。

白子画来到了水边,看着水中溅起的银色水花,蹙眉喊道:”小骨。”

”哗!”花千骨的小脑袋从水里伸了出来,绝美的人儿如出水芙蓉般看着白子画,嫣然笑道:”师父,你不用担心,小骨水性很好的,待小骨捉条滚滚鱼给师父看看。”说完,又进入了水里。

白子画无奈,只好站在河边注视着水中。

花千骨像条美人鱼般在水里游着,四周有许多滚滚鱼向她靠拢,好像也把她当成了同类,花千骨离这么近看着滚滚鱼,发现它们闪着白光的地方都是鱼鳞,伸手想去促摸它们,却被它们灵活的躲开,花千骨轻笑一声,向最近的一条滚滚鱼游去,葇荑般的玉手伸向了那条滚滚鱼,那鱼却不给她面子,转了个身子游走了。

白子画在河边看着花千骨柔若无骨的娇躯在水中上下游动,波光潋滟的河水轻抚那如雪的肌肤,粉色的衣裙随着清水波动,长长的秀发也在水中荡漾,好一副美人戏水的场景。

终于,花千骨捉住了一条滚滚鱼,她紧紧抓着那条滚滚鱼游到了岸边,对白子画说:”师父,你看,小骨捉了条滚滚鱼。”

白子画关切的道:”水中冷,你先上岸吧。”便伸手把花千骨拉了下去。

花千骨的头发湿露露的披在了身后,粉色的衣裙也贴在了身上,成熟女人姣好的身段一览无遗,白子画不自在的转移了目光。

”师父,我们把这滚滚鱼养在绝情殿的小谭里,好吗?”花千骨的眼睛看着白子画。

白子画看向了花千骨,但马上又移开了目光,回道:”好,就养在绝情殿。”

”师父,你真好,阿嚏!”花千骨这才觉得有些冷。

白子画伸手在花千骨身前一拂,花千骨只觉得身子一暖,粉色衣裙便立时干了。

”谢谢师父!”声音透着一股娇憨之气。”我们接着赏月吧!”

两人又坐在了长凳上,滚滚鱼放在了白子画变出的一个白玉盆中,花千骨虽然衣服已经干了,但在冰冷的河中游了这么久,还是觉得有些冷,身子轻轻有些擅抖。

白子画从墟鼎中取出一件自已的白袍披在了花千骨身上,道:“我们回绝情殿吧。”

”师父,今天月亮这么美,我们便多呆一会吧!”花千骨央求道,好不容易和师父在这么美的月色下独处,她怎么肯走。

”好吧!就呆一会。”白子画觉得自已对这小徒弟实在没办法了。

两人坐在长凳上看着眼前的美景,花千骨忍不住向白子画身边靠了靠,看师父并没有生气,便又靠了靠,紧紧依偎在师父身边。

白子画只是以为花千骨冷,也并没有不悦,他一向不喜欢别人离自已太近,但小骨除外,谁让她是自已最疼爱的小徒弟呢!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