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总裁言情 >

和儿子的同学发生感情_宝宝快帮帮爹爹

发表于:2020-05-31 22:51 总裁言情

这一次,宋一然的回答还是跟上次一样。

“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说。”

雷千钧忍不住笑了一下。

宋一然觉得自己心跳加速,肾上腺素分泌增多,好像整个人都被蜜糖包裹住了一样。

这个男人棱角分明,有着钢铁一般的意志,血性男儿,笑起来居然这么妖孽。

只是……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宋一然暗道一声,男~色误人啊!这么重要的问题她居然到现在才想起来问。

雷千钧这会儿也放松了不少,看到她炸毛的样子,也不枉费自己捂着伤口跑这么远。

“长话短说。”雷千钧正色起来,“我已经找县里办案局的领导谈过了,你这次做了这么大的贡献不能一点奖励也没有。”

宋一然想说,其实她不在乎这些的。

雷千钧伸手做了一个制止的手势,“我想你应该不在乎奖金那些东西,但是你确实挽救了人民的财产和生命安全,这个是无价的。医院那边,过几天就会通知你去上班,你的成分问题也不用担心,早晚会解决的。”

宋一然皱眉,“你什么意思?”老实讲,她并没有觉得开心,她感觉姓雷的在调查她,这很不公平。

自己只知道他姓雷,猜测他可能跟前世的自己是同一个职业,但是除此之外,她什么都不知道了。而这个姓雷的呢,能找到这里来,还知道她有成分的问题,分明就是把她从头到尾调查了一遍。

这个太可怕了。

“我不是告诉你等我嘛!”

在处置室,他无声的说:等我。

时隔三年,再次见到宋一然的那一刹那,雷千钧心里的所有疑问都有了答案。

转~业以后,他的个人问题一直都是身边人颇为关注的话题,三姑六婆,要给他介绍对象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迫于压力,他倒也真的去见了几个,可是每一次去,都不了了之,他根本提不起兴趣。

老爷子倒还好,毕竟他是知道自己有任务在身的。可是他~妈的反应就有些强烈了,不但三令五申告诉他一定要尽快交到女朋友,早点成家,还隐隐警告他不许学国外那一套。

后来雷千钧才明白,老太太的意思是,怕他领个男人回家,当即哭笑不得。他正常的很好吗?只是那些相亲对象让他觉得做作,肤浅,没有一个人是真正为了他这个人而来的。

对于相伴一生的人选,雷千钧有自己的坚持。他以前完全没有想要结婚的想法,他觉得自己不需要在这个时候成家,不想草率决定自己和别人的一生,因为那将是一场悲剧。

但是时隔三年再次看到宋一然的时候,他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全是错的,什么工作,什么不合眼缘,全都是借口。他心里真正想要的人,就是三年前那个有过几面之缘的小丫头,只是当时她年纪还小,自己也不敢多想,只好强制压抑自己心里的想法,才会有了后面的种种不为所动。

两个人就这样相视而望,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屋里气氛怪怪的。

捡宝从它的狗窝里站起来,冲着二人叫了两声。捡宝的叫声,让宋一然回过神来,她本能的感觉到了雷千钧目光中的侵略性,下意识的怂了,连忙移开自己的视线,扭头道:“那个,我给你倒杯水去。”

雷千钧一伸手就把人拉了回来,力度没掌握好,两个人又撞到了一起。

这次更尴尬。

宋一然一米六七,雷千钧目测在一米八六左右,偏偏雷千钧坐着,宋一然站着,这么一撞,宋一然正好撞到雷千钧的怀里,二人四目相对,几乎脸贴着脸。

宋一然在感情方面,就是一张白张,她倒是想长一颗御姐的胆子,但奈何,臣妾做不到啊!

气氛暧~~昧,似乎有噼里啪啦的火花在二人周围闪来闪去,宋一然张了两次嘴,最后默默的吐出一句,“那个,我,我还没满十八。”

雷千钧笑得刀口都疼了,他低醇浓厚的声音在小小的屋子里散开,“要不然,你以为我要做什么?”

让宋一然第一次有了恼羞成怒的感觉。原来,她也不是能淡然面对一切的,至少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她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的愚蠢,哪怕只有一丝丝。

是喜欢吗?

不仅仅是欣赏?

宋一然睁着眼睛,细细的打量着雷千钧。长相是自己喜欢的类型没错,他们是同一种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志趣相投的人,而且他还有自己喜欢的腹肌。

所以,是喜欢!

宋一然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非常灿烂的笑容来,她慢慢将双手圈在雷千钧的脖子上,又向前靠近了一点点,扬着脸问道:“现在我也有问题要问你。”

雷千钧表面镇定,其实心里的小火苗窜得多高,他想,幸亏自己刚做完手术,否则的话,还真挺危险的。

自制力是个好东西,但是有的时候,真不见得能发挥作用。

雷千钧就觉得,他的自制力在宋一然面前,可以说是荡然无存!

小丫头不懂事,自己作为一个男人,必需担负起责任,该忍的就得忍。

“你问。”

声音有点沙哑是怎么回事?

宋一然笑得像只狐狸,“手术前给你备皮的护士长得好看吗?”

这是什么问题???

雷千钧的耳朵迅速变红,他实在不想讨论备皮这种问题!

“我饿了。”

她算是扳回一城。

“你现在只能吃流食,小米粥行吗?”

等雷千钧吃上小米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

宋一然看他吃饭看得津津有味,用秀色可餐来形容男人,也不是不可以啊!

“我手艺不好,你凑合吃。”用赵小冬的话来说,宋一然做的饭,也只能保证吃了不被毒~死而已。

“很甜。”他是真饿了,吃着喜欢姑娘亲手做的粥,自有一股甘甜的味道。

胡说八道,她根本没放糖。

想是这么想,但是宋一然还是忍不住勾起嘴角,觉得她这个老阿姨的春天似乎已经来了。

一小盆粥,不过几分钟,雷千钧就吃完了。他放下勺子的那一刻,宋一然就知道,他该走了。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