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耽美宠文 >

宝宝我们换个姿势_电工老张

发表于:2020-09-06 23:43 耽美宠文

所以她回来知道什么是可收缩的棍子,并很快害羞地跑回了家。

文学

刚才我用胸口给了老张,我很害羞,问戳到了什么,但我不得不碰它。

当我想到这一点时,韩瑞为自己的生与死感到羞愧,也为自己见到人感到羞愧。

而在院子里,老张也很尴尬。这一次,他真的不是故意的。是韩瑞提起了他的胸膛。

所以宝宝的东西卡在这么敏感的地方,他怎么能不反应呢?

刚才看到韩瑞害羞,他也知道韩瑞已经发现了事情的真相,所以他很尴尬。

但我怕引起韩瑞的误会,所以老张想了想,最后走到窗前说:“芮芮,我不是故意的。”

“你也知道,你奶奶张已经死了三个多月了,我从来没有碰过别的女人。”

“当你遇到我的位置时,你是如此的年轻和敏感,所以我不能控制它。”

“但是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老张在窗外做了解释,担心韩瑞会误解这件事。

但韩瑞显然没有误解老张,这是从她随后的开场白中说出来的。

“老张,没事的。我不怪你。我失足把你摔倒了。”

“而且我是医科学生。我知道有些事情只是身体本能。我不怪你。”

听到韩瑞这么说,老张心里也是松了快了不少,最好还是停止误会,免得背上一个老流氓。

但是紧接着,韩瑞的声音又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但你不能告诉任何人今天的事情,你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我的祖父。”

可明白毕竟是这么可耻的事情,谁愿意告诉别人这样的事情。

所以老张甚至承诺他不会告诉别人这件事。

老张坐回到沙发上,点燃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烟。

幸运的是,误会终于解除了,这件事就算过去了,所以我们不能再和韩瑞谈下去了。

毕竟,韩瑞是老汉和一个19岁女孩的孙女,但她不能再那样了。

老张在想这件事,而韩瑞在想另一件事。

放假前,老师布置了一项任务,说他正在做一项关于男性的专业调查。

天知道老师为什么布置这样的作业,这让韩瑞当时感到很尴尬。她甚至没有男朋友。她是怎么调查的?她为什么问爷爷?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把它留在心里是一种悲哀。

然而,在刚刚联系老张之后,她觉得这个问题不再是一个问题。

老张对自己很熟悉,他们两个刚刚有过如此迷人的接触。虽然看起来他们会羞于开口,但这总比问爷爷或者去街上随便抓一个人要好。

所以下一刻,韩瑞换完衣服走出了房间。

深吸一口气后,她严肃地对老张说:“老张,有你的合作,我们可以一起学习性吗?”

“研究什么?!”

老张当时差点失去了他害怕的烟,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听到了声音。

但是如果你看看韩瑞娇嫩的脸上的羞涩,你就会知道他没有幻听。韩瑞很想和他一起学习“性”。

望着满脸绯红的韩瑞,老张已经有些计燕了,这东西怎么研究?

他真的不知道任何其他的研究方法,除了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做。

然后韩瑞羞愧地做了解释,说这是医学院老师的作业,没人问她...

听了韩瑞的解释后,老张意识到韩瑞不想和他那样做!

我不说我的心是放松还是失落。老张问:“那你说吧,怎么研究它?”

韩瑞拿出手机,看着手机上老师留下的调查方向照片。她脸红了,问老张:“嗯,你通常和一个女人这样做的时候,你一次能做多久?”

问完这个问题后,韩瑞遮住了她美丽的脸,直到她感到自己的手被烧伤了。

她不知道老师为什么不知道这种作业,但她情不自禁。老师自然有老师的理由,就像老师有权评估她的失败一样,所以她只能遵循老师的规则和要求。

然而,老张回答这个问题并不那么困难。相反,他有点骄傲。“两个小时!”

“啊?这么久?!”

韩瑞被这个回答震惊了。在此之前,她打电话给几个好的女学生询问此事。

有些人谈论他们的男朋友有15分钟,有些人谈论他们有半个小时,有些人谈论他们有一个小时。

但是一个小时是学生答案的极致,没有人填写两个小时。

此刻,老张竟然爆发了两个小时,这让韩瑞怀疑老张是不是在装病。

而她怀疑的眼神也让老张感到心里有点不舒服。

他很认真地说:“我真的有两个小时,如果你不相信我,你可以……”

老张下意识地想说,韩瑞应该核实一下,但直到他的话到了嘴边,他才反应过来。

他是怎么证实的,也许他把韩瑞推倒了,然后他们现在开始玩了?

这显然是不现实的,所以老张很快就改了口。“如果你不相信,那就算了。反正我也不会吹牛。”

韩瑞想了想,老张似乎从来没有说过大话,而且他也不是那种说大话的人。

因此,经过推理,她最终选择了相信老张,并继续写了两个小时的答案。

当被问到第二个问题时,韩瑞感到更加羞愧,她说不出来。

然而,她真的在考虑失败的问题,所以她不得不忍住害羞,如实地问:“老张,你的直径和长度是多少……”

老张此刻真的很傻。他不知道这个。谁会用卷尺测量那东西?

然而,他更好奇的是,“你的老师怎么想,你怎么能做这种问题?”

韩瑞也很沮丧。“我不知道,但是老师让我们做,我们必须做。”她真的是……”

在喃喃地抱怨了几句之后,韩瑞把他那双绯红的眼睛转向了老张。

“老张,跟我说说吧。我能抵抗害羞。你怎么了?跟我说说吧!”

嗯,既然韩瑞想知道,老张灿只告诉她,但没有具体的价值。

他伸出手做了个手势。“可能又长又厚。这不是冲动。”

看看老张笔画的大小和长度。韩瑞不禁害怕起来。

当你不冲动的时候,它将近20厘米长。如果你冲动...

韩瑞下意识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感到害怕。如果这个进去,你就不能直接取下腹部?

韩瑞终于明白了。难怪每次她这么做,女人都会尖叫。太痛苦了!

连续问了几个问题后,韩瑞终于翻过这一页,看到了最后一个问题。

看到最后一个问题后,韩瑞完全惊呆了,再也忍不住感到羞愧。

因为老师安排每个学生在作业中拍一张异性的照片。

韩瑞既羞愧又疯狂。她在哪里能得到那种照片?她能在网上截图吗?

事实上,这并不是最尴尬的事情。最尴尬的是她从来没有接触过成年男性,现在她想开枪了。

只要在心里想一想,韩瑞就会为自己感到羞耻。

只是这毕竟是老师布置的作业,所以不管她喜不喜欢,她都必须做。

再说,她是医科学生,看到人体是正常的,所以老师的行为并不过分。

刚才真的想说出口去拍老张那边,这个,这个...这让韩瑞怎么说出口!

她,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主动要求给老张拍照,这让她尴尬死了。

看到韩瑞在那里又尴尬又害羞。老张很好奇。他甚至问了尺寸和他能做多长时间。他还能要求什么?所以他直接俯下身子,看了一眼韩瑞的手机。

经过这一瞥,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韩瑞不一定要说话,这让他感到有些尴尬。

然而,在尴尬之后,有一点无法抑制的兴奋。

刚才,韩瑞不相信他怀疑自己的能力和规模。这难道不是间接证明的好机会吗?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