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耽美宠文 >

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_啊啊他里面了好舒服

发表于:2020-09-06 23:36 耽美宠文

韩还是不敢相信。这两天发生的一切都出乎她的意料。这简直是天堂的祝福:“好吧,那我就见你。”这几天我要补上一点知识。”

文学

第二天一早,史密斯像往常一样去了公司。在此之前,他还顺便抱起了张志远。在离开之前,他没有留下任何他与刘雪莹那晚异常关系的痕迹。

“昨晚我真的很抱歉,但我也要求你送我回去。我真的喝多了。”张志远在史密斯的车里迎接他,并为昨晚发生的事情道歉。他似乎一点也不记得其他的事情了。

史密斯的脸上没有笑容,露出一口大白牙,看着非常可靠的诚实,增加了他在张志远心中的好感。

“这真的很礼貌。我们为中国工作。这些东西应该互相帮助。只是你真的要练练你的酒量,不然每次都要麻烦你嫂子。”

史密斯和张志远亲切地说,让人察觉不到一半的区别,是一个可靠而优秀的人,而张志远在他心里特别舒服。

刘雪莹看着史密斯把张志远送上公共汽车,并在门口看着它。今天,他遇见史密斯去接张志远,当他想起那天晚上的时候,他很惊慌。

就在这个时候,听了史密斯的话后,张志远不以为然地朝站在窗外的妻子挥挥手,很自然地笑了,没有意识到他娇弱的妻子已经被他的好同事干了。

“薛英,回家吧!”

看到刘致远向自己招手,刘雪莹也连忙抬手挥了挥手,穿着一件粉色的带肩带的裙子,不过身材太好了,虽然是这样普通的衣服,现在看起来很漂亮。

史密斯也对站着的刘雪莹笑了笑,然后回去发动一辆载着张志远的汽车,准备起身去中国。

汽车一直开到公司门口,但不想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张志远心里感到不安,认为他可能不会打人。

“我要下车看看。应该不严重。我在公司门口,我在摸瓷器。放心吧,如果有什么麻烦,我一定会站在你这边的。”张志远首当其冲地下车查看情况。

史密斯无奈地摊了摊手,也熄了火,下车去看情况,心里面却是漫不jin心,对于这件事的处理和看法,他心中有自己的决定。

他带着自己的黑色太阳镜,所以他下了车,看见一个小妹妹和人一起倒在地上痛哭。她不公正地看着史密斯。

“幸好是辆自行车,而且车还不错。人们也应该看到,在这种姿势下没有太多的伤害,这样就不会很痛苦。我们还有一件事要做,所以赶快回公司吧。”

张志远走了过来,查明这件事的破坏程度,并叫史密斯赶快离开。这是他自己公司的大门。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将会影响中国的声誉。

史密斯毫不在乎地拒绝了。他看着那个娇小的男人跪在地上,弯下腰。他摘下眼镜,放在裙子口。他压低声音问道:“小姐,一切都好吗?”

不问还好,这一问女人哭得更厉害了,仿佛受了多大的委屈,眼泪都不哭了。

张志远听着,感到恼火。他无法忍受。他拍拍史密斯的肩膀,先走了。

史密斯也感到惭愧,但他没想到会给自己带来这样的麻烦。然而,他见过更多这样的人,他心里没什么感觉。他冷冷地看着她。

中国有很多艺术家,他们的名气是业内最好的之一。自然,会有各种各样的人,当他们以不同的方式打破头时,他们想进入中国的大门。

然而,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东西,中国最不缺少的就是美丽,更不用说他们大多数都是大家族,从后门进来的。

“我真的很痛苦。我出来的时候被车撞了。我心情不好。我对生活没有希望。十多年来我一直虚心学习。家里的情况不太好。我真的是...哦,我太不幸了,为什么我这么痛苦?”

坐在地上的人越来越兴奋。史密斯看着这个,没什么,于是他伸手让她先站起来。

当这个女人看到史密斯伸出的手时,她假惺惺地擦了擦眼泪。她站起来非常娇弱和颤抖,她的眼睛不时地流出珍珠大小的眼泪。

“小姐,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出于礼貌,史密斯礼貌地打了个招呼。我认为这个人不应该开始为自己辩护。过自己的生活不容易,各种事情都很可怕。

史密斯说她想赢得她的同情,但在这个圈子里呆了这么多年后,他的心自然就像一面镜子,知道对方的常用伎俩。

“我,我叫杜若如...我真的很抱歉,我遇到了这样的事情,给你带来了麻烦。”

那女人站了起来,哭得也承认了一些,还是那种娇弱的神态,史密斯看着她扭捏着,心里在想些什么。

“哪里哪里,是我的车撞了你,还得跟你说对不起,感觉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你想带你去看医生吗?”

史密斯开门见山,认为如果发生了什么事,他会很快去看看,这样可以省去将来的麻烦,但对方似乎完全不在乎。

“没什么,没什么,不打扰你了。只是我觉得我不走运。我只是出来在社会上工作。有很多事情不是很成熟。笨拙总是会带来麻烦。你做梦去吧。你不必关心我。”

如果杜若不肯假意,史密斯看到了,那么我心里就隐隐有什么东西。我觉得对方好像是故意碰他的车,但他不领情。一定还有别的想法。

“我不想这样,但我太蠢了。家里最后一个出生的家庭指望我能出人头地。恐怕我会让他们失望。我太坏了。我真的很惭愧……”

说着说着,杜若尔又开始抽泣了,他的肩膀不停地颤抖,史密斯看着他的心,觉得很想笑。

“小姐,我认为你不需要这样做。谁的生活总是顺利的,或者你应该升级你的技能,这样你一定会改变。”

史密斯仍然善于说服杜若雷。她还没有了解她所有的底细。自然,她什么都不参与。更重要的是,她的身份仍然是中国的一员,所以她不能给自己制造麻烦。

“时间不早了,小姐。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去上班,麻烦你。”史密斯看了看时间,试图逃离这个女人哭泣的场景。

杜若雷一听,睁开了大眼睛,看着史密斯。她眼里含着泪水,似乎有点措手不及。她从未想过会是这样。

史密斯连忙举起掉在地上的自行车,把它放在一边,鞠了一躬就离开了。

“这个...好的。”杜若若听到这话后,也只好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眼睛一直看着史密斯离开走进中国的大门,心里若有所思。

史密斯来到公司的自动扶梯旁,透过公司的玻璃墙,他隐约可以看到外面的杜若雷,并看了看戴在他手腕上的手表。快到打卡时间了。

我今天出去的时候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好的事情,我被一辆自行车撞到了瓷器,但是这个女孩看起来很好。检查她的身份,也许将来会有联系的好处。

一切照常进行。老板告诉张志远一些事情后,他独自离开去处理一些事情,史密斯也去上班处理事情。

面对他的同事,想起那天晚上他做了什么,史密斯仍然像往常一样,像一个好人一样和张志远谈论工作中的一些事情。

“杜若若,这个人到的时候看起来有点漂亮,你去看看。”史密斯心想。

张志远看着史密斯过来,于是他俯下身,问刚才的事情是怎么处理的。史密斯摇摇头,笑了笑,忙着自己的事情,并打开电脑检查一些东西。

我不得不说,在普通人眼里,感到困惑的事情在一个有经验的人眼里根本算不了什么,它们可能只是增加生活乐趣的一个插曲。

“那天晚上的顾客真的很难做。像那样喝你是罕见的。你很少喝醉。”史密斯和张志远认真交谈,他的打字速度从未停止过。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