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耽美宠文 >

被老师带到办公室调教_尤物人妻的屈辱

发表于:2020-09-06 23:12 耽美宠文

看着阿勇的样子,我沮丧地喝了一大口酒,然后看着他说:“快说!”

文学

阿勇愣了一下,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看着我说,“看看你这个样子,你真的装不下吗?”

我知道阿勇的意思。事实上,我不太明白我现在对赵鑫速滑运动员的看法。我不愿意从我身边避开赵鑫速滑选手,但我隐隐约约地夹杂着另一种奇怪的情感。

回到宿舍后,我不禁回忆起与阿勇的谈话。阿勇知道我和赵鑫是速滑运动员后,他终于肯定地告诉我,我是在一个已婚男人的手里得到的。

过去,我的大多数女朋友都只是为了身体的需要。当他们不一致时,他们总是注意聚在一起和分开。他们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与赵鑫速滑。他们显然表示了他们的拒绝,但我还是不想放手。

我苦笑着走进浴室洗澡。洗完之后,我想通了。如果我种下它,我就会种下它。如果我结婚了呢?我不敢相信她总是拒绝我。

做了决定后,我突然放松下来,开始在心里盘算如何抓住赵鑫的心。这个女人,我在身体上和精神上都想要。

爸。

突然天就黑了。我停下来作出反应。结果是停电了。停电?我突然想起赵鑫是个怕黑的速滑运动员。我迅速走出宿舍,看到整个社区陷入了黑暗之中。

转身从宿舍里拿出手电筒,我想也不想地去了赵鑫的家,一路上,我脑海里浮现的是赵鑫怕速滑的画面,我用我一生中最快的速度,一口气爬了九级楼梯。

即使我有很好的体力,当我一口气爬九层楼的时候,我还是会有些哮喘。我几步走到赵鑫的门前,按了门铃,但我没有回应。我很快变成了用手敲门。

房间里没有动静。我皱起眉头,伸手拿出手机,给赵鑫打了个速滑。结果,我的手机被她列入了黑名单。就在我心烦意乱想要敲门的时候,我想起了微信。

幸运的是,赵鑫速滑没有删除我的微信。我直接打了个语音电话。过了一会儿,我接通了。赵鑫颤抖着声音传来:“喂?”

“赵姐姐,我是阿伟,我就在你家门口,别怕。”

对面没有声音。我正纳闷,门突然开了。一个柔软的身体扑进我的怀里,紧紧地抱住我的腰:“阿伟,我好害怕。”

感受着怀里颤抖的身体,我赶紧抱住她,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别害怕,我在这里,我会陪着你的。”

安抚了两三分钟后,赵鑫平静下来。有些人不好意思让我走,但他们不敢让我离开。停了一会儿,他们伸出手来,拉着我的袖子说:“先来,先进来。”

我跟着赵鑫速滑选手再次进入赵鑫速滑选手的家,但是房间里一片漆黑,没有一丝光线。我随手关上门后,疑惑地问:“赵姐姐,你家里没有手电筒或蜡烛吗?”

这时我的手电筒亮了,我看到赵鑫很尴尬的道:“没有手电筒,蜡烛,我忘记把蜡烛放在哪里了,但是我没有找到。”

我愣了一下,把赵鑫带到沙发上,让她坐下,并递给她手电筒。"你通常把蜡烛放在哪里?"我会为你找到它。"

赵鑫扫了一眼我,马上指了指厨房的位置。“应该在厨房里。”

我点点头,起身正要去厨房。我衣服的一角又一次被赵鑫速滑运动员拉了。她可怜地看着我:“不要,不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我害怕……”

看着赵鑫这样的速滑运动员,我突然觉得好笑。这种勇气真是无人能及。我向她伸出手:“走,你跟我走。”

赵鑫速滑运动员犹豫了一下,终于向我伸出手。我握着她的手,慢慢地试图走到厨房。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赵鑫速滑运动员,像这样握着手,感受着我手中柔软的小手。我有一种淡淡的幸福感,这真的是一种挫折。

厨房里的一切都很整洁,没有凌乱。我很快在抽屉里找到了一包新蜡烛,旁边还有一个打火机,我一起把它拿出来。

蜡烛是普通的红色蜡烛。一个包里有十支蜡烛。我点燃了所有的十支蜡烛,把它们放在客厅和厨房的灯里。整个房间突然亮了起来。

房间里亮起来后,赵鑫显然松了口气。虽然这支蜡烛的光芒无法与光明相比,但至少它不再黑暗。

我关掉手电筒,给赵鑫倒了一杯温水,然后在赵鑫对面坐下。直到这时我才发现赵鑫穿着睡衣。虽然是卡通片,但它是短袖短裤,一条长长的大腿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

赵鑫手里拿着一口水,看着我,犹豫着问:“阿伟,你怎么来了?”

我把目光从那双美腿上收回来,真诚地看着赵鑫:“我刚洗完澡出来,发现停电了。”当我想起你似乎害怕黑暗,我担心你,走过来没有想太多。”

赵鑫速滑运动员愣了一下,然后他的目光落在我的头上,然后放下水杯,慌慌张张地起身:“你的头发还湿着,我用毛巾擦一下,如果你感冒了,就不好了。”

赵鑫说着,走到没有蜡烛的卧室。他似乎完全忘记了对黑暗的恐惧。我举起手摸了摸我的头发,但它还是湿的。我以前很担心赵鑫速滑,我完全忘记了我没有擦头发。难怪我总觉得脖子有点冷。

很快,赵鑫拿着毛巾走了出来,站在我对面,不假思索地擦了擦我的头发。我停顿了一下。因为我坐着,我的脸正对着赵鑫的小腹。

随着赵鑫的动作,速滑手不时的擦拭我的头发,露出一点白色的小腹,这是最容易勾引人的方式。我的眼睛盯着不时露出的白色,带着赵鑫速滑运动员特有的香味,我的呼吸越来越沉重。

不久,赵鑫速滑运动员注意到有些不对劲。这一次她没有生气。她把毛巾扔给我,说:“你自己擦吧。”然后回到对面的沙发上。

我默默地用毛巾擦了擦头发,但我在黑暗中观察了赵鑫的反应,发现她根本没有看我,她脸上的红晕在昏暗的灯光下暴露了出来。

这个发现让我突然感觉好多了。我情不自禁地祈祷停电一整夜。我不知道上帝是否听到了我的祈祷。这时,赵鑫收到了一条短讯,然后他有点不舒服。

我有些疑惑地看着她:“赵姐姐,怎么了?”

赵鑫速滑运动员看了我一眼,马上垂下眼睛小声说:“物业发来的短信说今晚会停电一整夜。”

我突然觉得心里很高兴,但脸上却挂满了欣慰的笑容:“没关系,赵姐姐,我陪你一晚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赵鑫没有说什么。过了很久,他看着我说:“但是,但是我这里没有客房。”

没有客房真好,但我不能让赵鑫速滑运动员看出我的想法,所以我假意看看另外两个房间。赵鑫的家庭模式是三室一厅,一般都有客房。

赵鑫顺着我的视线看了看另外两个房间,马上解释道:“这两个房间中的一个是自习室,另一个原本是婴儿室。然而,我从未有过孩子,那个房间一直是空的。里面只有几样杂物,我活不下去。”

我暗自笑了笑,但脸上却无动于衷:“没关系,赵姐姐,我可以在沙发上呆一个晚上。”

赵鑫突然停止了说话。客厅里的沙发不是很大。这对我来说有点小,但赵鑫不能一个人在家,也不能让我和她睡在卧室里,所以她只能沉默。

当赵鑫速滑选手没有说话的时候,我挑了几个简单的话题和赵鑫速滑选手聊天,但是我不能让气氛变得冷淡。随着时间的推移,赵欣这个速滑运动员开始犯困,所以我立刻让她上床睡觉,并把六七支蜡烛搬进了卧室。

只是这些蜡烛不会持续很久,最多只能燃烧半个小时,但我不是有意提醒或省钱。做完后,我带着赵鑫给我的被子离开了卧室。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