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耽美宠文 >

山村臀部肥大的熟妇_她哭着求饶 他挺的越深

发表于:2020-09-06 22:58 耽美宠文

在包间里,徐文拿出精油,在他的手掌上揉了揉。他说:“姐姐,换件衣服,方便按摩。”

文学

张小月接了电话,看了看徐文,心里有些不好受,但想到他只是瞎了眼,心里就放心了。

当她脱下衣服时,徐文差点流鼻血。

这两片雪白脱离束缚,直接跳出来,视觉冲击力很强。

这时,徐文突然发现,做一名盲人技术员似乎不错,而且好处太多了。不管这是怎么发生的,恢复视力的秘密必须首先被隐藏起来。

“文哥哥,你应该来家住几天。我以前从未见过你。”

张小月说着,脱下了裤子,露出了他白皙的臀部和长腿。

徐文的眼睛是直的。如果不是因为太阳镜,它肯定会被发现。

“嘿,是的,阿杰接我,给我找了份盲人按摩的工作。我不能总是呆在家里,吃了就死。”

徐文紧紧地咬着舌头,努力不让自己反应过度。

“也就是说,我必须自力更生,而戈文非常强大。”

张小月有些钦佩地看着徐文,迅速穿好衣服,然后躺在床上。

“文哥,好了,我们开始吧。”

看着张小月翘着的臀部,徐文变得越来越兴奋。

昨天晚上,他被苏倩抓住了,现在又有一个奇妙的生物出现在他面前。当领带来的时候,他伸出双手,把它压在屁股上。

“嗯……”张小月低声问:“文哥,你的按摩手法怎么不一样?”

她以前从未见过她,她一上来就压着屁股,这让她有点尴尬。

这让徐文反应过来,急忙解释道,“哦,好吧,这是新技术。从臀部开始,向上按压有助于头部神经放松,因此……”

许文嘴里说了一连串专业的话,张小月很困惑。她一点也不明白,但觉得徐文很专业。

但事实上,徐文什么都不知道!

“姐姐,你的腿分开了,我想按摩一下里面的穴位。”

徐文强调说,他的眼睛一直盯着他的腿缝...

张小月没有多想。她微微分开双腿。尽管她被裤子隔开了,但她两腿之间的空隙仍然很诱人。

似乎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从那里传来,徐文低下头,皱起鼻子闻了闻,突然觉得全身的血细胞都被打开了。

“文哥哥,你为什么不按一下?”张小月想知道。

“按,按。”

徐文害怕出错,所以他不敢再乱走。他把裤子卷到大腿根部,然后用小腿慢慢往上推。

“嗯……”酥麻的感觉让张小月放声歌唱。

听到爪耳的声音,徐文像打了鸡血一样,身体直接起了反应。

他迅速弯下腰以免被发现。

但是现在张小月闭着眼睛,享受着按摩技术带来的快乐。

那种发痒、麻木的感觉就像一个温柔的男人爱抚着她。

虽然她有丈夫,但她丈夫经常出去社交。当他喝醉时,他要么直接睡觉,要么踢她一脚。他们已经几个月没有夫妻生活了。

对她来说,这是一种折磨。

压完腿后,徐文的声音嘶哑了:“姐姐,翻身吧,该按前面了。"

一想到张小月的《白雪公主》,徐文就激动不已。

张小月翻了个身,脸红了。她刚刚被挤出来。

当她看到徐文全身投入,她立刻清醒了,甚至她的脖子都红了。

徐文看到她的反应,心里暗暗笑了笑,一本正经地说:“姐姐,刚才通过穴位按摩,我发现你的胸部应该有个肿块。”

“啊?”张小月看上去很惊讶。“这不可能,这很正常。”

可能是出于本能,她实际上向媒体施压。

咕鲁...

徐文不禁卷着嗓子。“我也不能骗你。如果你不相信我,我就帮你查一查。”

张小月有点不舒服,所以揉了揉之后,情况就更糟了。听了徐文的话后,她有些害羞地同意了。

“好吧,那就麻烦文兄了。”

虽然这是一个盲目的按摩,没有胸部按摩过程。徐文骗了摸那个东西。

“不麻烦,不麻烦。”

许肖文笑了笑,摸索着按在张小月的肚子上。没有赘肉,感觉很舒服。

他粗糙的大手慢慢地向上移动,当他们触摸到他的胸部边缘时,他们颤抖了两次。

张小月也脸红了。虽然她和她的衣服分开了,但她那充满男子气的大手却像变魔术一样,使她呼吸急促。

她紧紧地抿着嘴唇,紧紧盯着徐文的大手。此时此刻,她渴望这双手能撕开她的衣服,在里面摩擦。

当她过去和丈夫相处时,她总是喜欢丈夫对她粗暴,这很令人兴奋。

徐文站在张小月身边,下面的热地方离她的头很近。张小月似乎隐约闻到一股男人的异味。

这种气味让她更加感到孤独和不舒服。她情不自禁,甚至把头稍稍偏向那个地方,想更近距离地闻闻它。

徐文没有注意到她的小动作,她的手掌慢慢地从下到上覆盖了两块白雪,但是因为它太大了,它不可能被完全覆盖。

“它真的很大!”他不禁感慨。

“你说什么?”

张小月有点惊讶,她的身体动了一下。她很公正,她的嘴正好碰到了徐文的热点。

天气很热,徐文的工作服很薄。当他触摸它们的时候,他立刻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气息在那里演奏。

非常舒服。

徐文的小腹不禁颤抖起来。他低下头,看到张小月的红唇,轻轻地抿了一口,非常性感。

“啊!”

张小月连忙搁在一边,假装惊讶。

“怎么了?”徐文问道。

“不,没什么。”

张小月摇摇头,但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它。

因为徐文以前弓过她的身体,她没有很好地看到鳞片,但就在触摸它之后,她突然发现它很大很热。

这种规模,她以前从未见过。

她从未想到一个盲人会有这么大的一个家伙。

“真遗憾。”张小月叹了口气。

尽管她很急切,但她还是咬着舌尖想把自己叫醒。

毕竟,她是个已婚女人。

徐闻见张小月脸色大变,急忙说道:“姐姐,我听千千说你丈夫打了你?”

当我听到这些,张小月看起来很孤独。“很多事情,不仅仅是这次。”

“女人受伤已经太晚了。她怎么能打架,尤其是她这么漂亮?”

徐文脱口而出。

张小月突然变了脸色。“你不能再看了。你怎么知道我是不是漂亮?”

尼玛。

徐文心里咯噔一下,慌了。

你为什么这么粗心?如果她发现她能看见呢?

然而,幸运的是,徐文的脑子转得很快,他渴望得到智慧。“哈哈,你不需要看。只要听听这个声音,你就能听到你是一个温柔美丽的女人。"

张小月伸手在徐文面前挥了挥手。“文哥哥,你的眼睛是天生的还是……”

“没有,前两年发生了一些事情,视觉神经被充血压迫,导致失明。”

“嘿,世界是不可预测的。”

两人聊了一会儿,徐文又一次把心思放在了张小月的两块白上。

“别提过去了,姐姐,我刚发现你这里确实有个肿块。从长远来看,恐怕会有一个大问题。”他不置可否。

“有什么大问题?”

“怎么说呢?一般来说,这个肿块是医院无法检查的。只有我们的按摩师才能发现,一旦病情严重,很可能是乳腺癌或肿瘤。”

这可能会吓到张小月。“那文哥哥,我能做什么?”

“放心吧,辛葵早就被发现了。我用一种特殊的技术帮你按摩。经过几次,它自然会解决。”

徐文说得好像是真的,他自己也几乎相信了。

张小月犹豫了一下,但她认为她刚才被感动了。只是按摩。事实上,这没什么。徐文无论如何看不出来。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