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耽美宠文 >

我就蹭蹭 啊 疼/给老板娘播种

发表于:2020-06-02 15:01 耽美宠文

江又梅前世就不善与人打交道,除非是上司或客户,一般人都很少搭讪。所以一路上她很少说话,只负责笑就行了,攻关拉关系什么的就由小包子负责了。

“念儿,你也这么早啊,今儿还和娘一起去?我去卖饼子,给你吃一个。”一个与李氏年龄差不多的妇人招呼着小包子。

“洪奶奶,谢了,我娘如今病好了,今儿给我煮了早饭咧。”

“梅子,还记得我不?我是住在你娘家旁边的洪二婶。”看到江又梅笑着摇头,“记不起来也没关系,现在知道了就行。”

“芳芳姨,你今天真漂亮,又去卖绣帕?”小包子又对洪二婶旁边一位十一二岁的少女说道。

少女呡着嘴笑道,“小鬼头,嘴儿像抹了蜜一样。”

“念小子,过会在寺庙前可不要单独走,听说现在拍花子多,前儿镇子上还丢了个孩子。”这位是个六十来岁的老头,他背了几个竹筐,好像前几天在西灵村后的地里看过。

“谢谢王太爷爷,我和娘一起,不会单独走的。”又对扶着王老头的一个不到三十岁背了很多筐的汉子说,“王大伯,你编的竹筐又密实又结实,准能卖个好价钱。”

“哎哟,呈你吉言啊。你去卖野果啊,拿得动吗,要不大伯帮你。”

“谢了王大伯,这点东西我还拿得动。”

王大伯又冲着江又梅憨笑道,“梅子,你还背得动吗?要不我帮你背?”

江又梅冲他展颜一笑,道,“谢谢王大哥了,我背得动。”

“哼,真是死性不改,病才好就又猴急地出来勾汉子。”一个长着一双三角眼、脏兮兮的衣裳满是补丁的妇人在一旁骂道。

江又梅莫名其妙,这人是谁,原主得罪过她?说话怎地这样缺德。

“狗子娘,说话积点yīn德,初当林大郎可是也救过狗子他爹的。”洪二婶呵斥着狗子娘。

“你这婆娘现在真是越来越来份,成日家满嘴喷粪,狗子爹怎么不管管,由着你到处乱叫。”王老头瞪着眼骂道。

王大伯也气得满脸通红,狠狠瞪了狗子娘一眼,扶着王老头大步往前走了。

“难道我说错了吗?当姑娘时就和陌生男人勾勾搭搭,让家里赶了出来。现在男人死了当了**,又出来勾汉子。”

小包子气的脸都铁青了,弯腰捡了块石头对着狗子娘吼道,“不许骂我娘!”

“咋,你还敢打我?”

“儿子,理她作甚?难道狗咬了你,你还能去把狗咬回来不成?记着,以后只跟人说话,跟狗说话狗也听不懂,还白费力气。”江又梅心里气得要命,但面上却若无其事地说。

“娘,我知道了。咱们人不和狗说话,狗只有回家和一家子狗说话去。”念儿也是个小腹黑。

芳芳噗嗤地笑出声来,旁边的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可不,大狗子,二狗子,狗子娘,狗子爹,还真是一家子狗了。”有人说。

大伙笑得更欢了。

洪二婶笑着说,“梅子的嘴可是利起来了,不过也是这个理儿。人呀,就是不能太软了,没得让人欺负了去。”

“没家教的小崽子。”狗子娘气急败坏地哼了一声快步走了。

到了东灵山北面山脚下,已经有许多马车停在那里了,上山是石阶路马车上不去,富贵人家的老人小姐只有坐轿子上去。快到灵济寺,路渐渐平缓起来,已经有很多做小买卖的人开始高声吆喝起来。这里的规划还是比较合理,卖熟食的集中在一个地方,卖杂物的集中在一个地方,卖杂耍的在一个地方。

江又梅和洪二婶她们分了手,找到一处地方。把装着桑葚的小篮子摆上,又把背篓里的干磨茹摆上,在旁边铺上布,把头花、手链摆上去。手包没摆出来,被摸脏了不好卖。

东西摆上,念儿清脆的嗓声响了起来,“各位,各位,走过路过不要借过,这里有东灵山的果子了,西灵山的珍磨了,还有手链、头花独一份儿,瞧一瞧嘞,看一看,这里的花儿最好看。快来看啦快来买,大姑娘戴上最漂亮,小媳妇戴了最俊俏。”

小包子极具特色和穿透力的嗓声一响起,立即把旁边的吆喝声比了下去,也吸引了一些香客游人。

“哎哟,这花可真好看,咋卖?”

“大的三十五文一朵,小的二十二文一朵。”

江又梅的话音刚落,小包子就喊了一声“娘,你怎么,……”看到江又梅冲他一瞪眼,后面的话就卡在了喉咙里。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