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未来女主 >

我和后妈啪啪啪的故事,好烫啊太深了公车

发表于:2020-06-02 14:04 未来女主

第十八章赐婚

谢道清大概是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她好看,一时哽咽的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其实她也不是生下来就很黑的,只是父亲去世的早,家道中落,她便早早的操持家务,长久下来,竟比同龄人都要黑上许多。若不是祖父援立皇后有功,她现在恐怕还在家里做农活呢。

“姑娘,你些快上来。”谢道清朝她伸出了手,“外头人多,你一直站着也不好。”

应迦月倒是很不客气的上了马车,坐在了她的旁边。

“我名唤谢道清,你呢,你叫什么名字?”谢道清带着淡淡的笑意,柔声问道。

“应迦月,你叫我阿月就好。”

“阿月。”谢道清轻轻念了一遍她的名字,脸上笑意不减,只叹道,“东坡居士有言,‘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清风明月,恰似你我。”

应迦月被她的才学惊到了,顿了顿,还是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道清,冒昧问一句,谢道韫跟你有没有什么关系呀?觉得你们的名字挺像的,而且你们还都这么有文采。”

实在太熟悉,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历史没学好,记错了名字。

谢道清抿着嘴,望向她的眼睛:“你可真聪明,谢道韫是晋太傅谢安的侄女。我祖父是谢安的第二十五世玄孙,也算是颇有渊源吧。”

应迦月顿时恍然大悟,怪不得她觉得眼熟了,原来是这个原因。

想说的话有些难为情,谢道清犹豫了很久,还是问道:“阿月,你方才说的那些,防晒、牛奶浴、珍珠粉……可是真有效果?”

见她对自己说的话感兴趣,应迦月连忙道:“虽然说不上是奇效,但多少应该是有些效果的。你要是相信我,我给你调几张面膜试试。”

她有段时间痴迷于自制面膜,没想到到了古代还能派上用场。什么芦荟牛奶面膜、蜂蜜珍珠粉面膜、绿茶面膜她都试过。虽然有些被辟谣说没什么效果,但她自己用着感觉还是有点用的,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别的原因……

临安街上,一黑一白两少女开始了她们的血拼之路。

东市买芦荟,西市买丝绸,南市买珠粉,北市买蜂蜜。

买珍珠粉的时候,店里还兼卖一些小贝壳,形状各异,色泽迷幻。应迦月只花了十文钱就买了个月亮形状的小贝壳,觉得自己简直赚到了。

****

东宫。

“太子,太子殿下饶命……妾身实在是迫不得已,并非有心背叛啊。”

苏妙妙颤抖地匍匐在地上,眼泪跟断了弦似的落个没完。

赵竑从未想过,眼前这个日日同他吟诗作赋、品竹调丝的知音,竟然是丞相史弥远安插在他身边的细作!难怪史弥远最近对自己越来越不满,原来都是苏妙妙偷偷密报,亏他还曾经想过将她纳为太子良娣,安享荣华。

“你知不知道本王有多失望?”

他想要一剑杀了这个狼心狗肺的女人,可看见她泣不成声的样子,还是心软了几分。

“罢了罢了,从哪里来便滚回哪里去!本王不想再看到你这张令人作呕的脸。”

赵竑的话虽然说的重,但却没对她有什么实质性的惩罚,苏妙妙跪在地上,眼泪始终没能停下来。她自知事情败露之后,自己难逃一死,早就做好了必死的决心。

“妾身背叛了殿下,当自裁了之!”

她准备一头撞死在一旁的柱子上,却被赵竑一把拉住了。

赵竑见她主动寻死,语气稍微软了几分,眼里满是心痛:“说到底你也不过是史弥远的一颗棋子。你走吧,别让我再看见你。”

苏妙妙没想到他非但没有治自己的罪,还拦住了自己,一时怔然,眼中雾气氤氲。

“殿下……”

****

秾华殿。

宫女向杨皇后通传之后,赵竑便抬脚走了进去,他这次来是为了自己的婚事。真德秀虽然请辞而去,但他说的话他却不得不听。真德秀让他娶吴氏,一定是为了自己好。

可当他进去的时候,却发现里面已经站了两个他最不想见到的人。

赵竑僵在原地,直愣愣地看着面前的史弥远和……那个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的沂王嗣子。

算他命大,竟还留着狗命进宫面见皇后。

“哼。”赵竑冷笑了一声,一撩衣袍,抬脚走上前去,“儿臣给母后请安。”

杨皇后正说笑着,看见他来了,顿时没什么好脸色,只道:“太子近日竟有空过来瞧我了,实在稀罕。”

她同丞相史弥远走得近,这位太子一向不齿,曾在私底下说他们沆瀣一气,是以几乎很少过来请安,即便是来了,也多数是不欢而散。

史弥远似乎并没有将这个太子放在眼里,连头也没有回,神情颇为不屑。

赵昀长身直立,却还是恭恭敬敬道:“太子殿下万安。”

赵竑没有搭理他,只径自走到杨皇后身前,道:“儿臣此次前来,是恳请母后赐婚,将太皇太后的侄孙女吴氏许配给儿臣。”

杨皇后缓缓坐了起来:“选太子妃一事非同小可,本宫一人也做不得决定,此事还是待我同陛下商议之后,再做决定。”

“谢母后。”赵竑拱手谢礼后,便直接道,“儿臣告退。”

不等杨皇后答话,他便径自转身离去,仿佛在这秾华殿多待一刻都不愿意。

待赵竑的身影离开了视线,杨皇后头疼地抚了抚太阳穴,很是不悦道:“太子最近越发不将本宫放在眼里了,该有的礼数都懒得做全,日后登基,还有本宫的容身之地吗?”

史弥远嗤笑了一声:“太子对你我忌惮之心由来已久,若是登位,定要清算,娘娘还是早做防备才是。”

说罢,对赵昀使了个眼色,赵昀连忙上前恭恭敬敬道:“臣侄赵昀见过皇后娘娘。”

眉眼平和温顺,刹那间收敛了所有的锋芒。

“你便是丞相千挑万选的沂王嗣子?”杨皇后撑开眼皮仔细瞧了他一眼,“相貌倒是生得不错,这眉目还同年轻时候的陛下有几分相似呢。”

赵昀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站在原地没有说话,只装作懵懂不知般笑了笑。

他自知比不过从小在宫里长大的天潢贵胄,对于他来说,言多必失,尤其是在这云谲波诡的深宫里,哪怕错了一个字,也会引起上位者的多疑。

史弥远要一个听话的人,他便听话就是了,太露锋芒,反遭猜忌。

杨皇后看到他的反应不由得也笑了起来:“倒是个淳朴的孩子,不像太子那般多刺。一夜之间成了沂王,恐怕也多有不适吧,以后多来本宫这里走动走动,也好陪本宫解解闷。”

赵昀连忙摆出喜不自胜的样子:“臣侄日后必时时进宫陪伴,不敢怠慢。”

杨皇后笑着道:“太子今日过来求本宫赐婚,你呢,可也有中意的女子?趁着本宫今日心情不错,便一道下了旨吧。”

听到这话,赵昀一时竟生了些不该有的心思,或许,他尚能做主自己的婚事也未可知。

赵昀试探性看了史弥远一眼,见对方并没有阻拦的意思,才轻声道:“臣侄有意临安贾府……”

一旁的史弥远忽然大笑了起来:“殿下倒是比我这个亲舅舅还要心急啊。”

杨皇后不解:“哦?”

史弥远笑着道:“实不相瞒,我已同贾涉私下说定了这门亲事,打算将我的侄女配给沂王做王妃,既然殿下这般心急,还请皇后娘娘早日成全才是。”

赵昀愣在原地,一时哑口无言。

他当然知道,史弥远口中的侄女正是贾涉的大女儿贾婉晴。

杨皇后也笑了起来:“既然如此,本宫可不能做那棒打鸳鸯之事。传本宫懿旨,贾涉之女贾氏可配沂王,择吉日完婚。”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