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未来女主 >

唔啊别在这里,两个老外抱着干

发表于:2020-06-02 14:04 未来女主

一石激起千层浪,咒魇这种事儿可不是闹着玩的。胤禔看到胤礽有站出来的意思,赶忙也站到了中间,但终究还是差了胤礽半步。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胤礽都准备了半个多月了,自然底气十足:“汗阿玛,大哥行事黄明磊落,万般不可能做出这般腌臜之事!”

呀?胤礽竟然为自己说好话了?

就在胤禔怀疑胤礽该不会是别有用心的时候,胤祉一撩袍子也跪了下去:“二哥,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这么些年胤禔确实是对胤礽下了不少绊子,但巫蛊这样腌臜的事情他绝对没有做过,立马身子伏下去以头点地:“此事子虚乌有,请汗阿玛明察!”

胤祉万万没有想到胤礽这时候会站出来,但他既然能将这事儿捅出来,自然是胸有成竹。他早就买通了胤禔府里的花匠,将写有胤礽生辰八字的破旧木偶埋到了花园里,过去了这么多些天,应该更加看不出来破绽了。

到时候铁证如山,胤禔就算再长一张嘴也洗脱不掉他身上的嫌疑。别说和他争夺太子之位了,能在宗人府里捞到个舒服的院子就不错了……

在场之人除了知情的康熙以外,满朝的文武大臣还处于被胤礽的话带来的震惊中。

按理说理亲王和直郡王这哥俩从小就瞧对方不顺眼,怎么如今诚郡王抓到了直郡王的把柄,理亲王反倒还向着直郡王说话呢?

自古只要沾上了巫蛊,那绝对是宁可错杀一万也不漏掉一人,理亲王完全可以将先前犯下的过错全都推到直郡王的巫蛊上面,足以让直郡王跌进深渊之中这辈子都翻不了身。

虽说大清没有杀皇子的先例,但按照皇上对理亲王宠爱的程度,直郡王很有可能这后面的大半辈子都在宗人府的高墙里度过了。只是理亲王这一举动实在是让人琢磨不透,就算不做太子了也不能就这样放过了这样一个轻而易举就可以把直郡王打进泥潭里的机会吧。

康熙一直没有表态,胤礽也没继续说什么,依然伏在地上的胤禔心里直打鼓。

胤禔万万没想到胤礽竟然会第一个站出来为自己说话,这倒是让胤禔头一回打心里正视胤礽这个曾经做过太子,如今被他们合伙拉下马的二弟。

也头一回思索自己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是什么时候被权势迷住了双眼,成了那常戚戚的小人?

胤礽也摸不清康熙究竟是怎么想的,但之所以胤敢底气十足地为胤禔辩白,是因为胤礽已经询问过系统,确认胤禔真没偷偷摸摸地扎过他的小人……

胤祉是铁了心想把胤禔扳倒,以为可以卖胤礽一个好。但如今事情的发展方向似乎和自己预期的有些偏差,骑虎难下的胤祉心一横,也将头往地上一叩,同样摆出一副请汗阿玛明鉴的姿态。

就算没向胤礽卖得了好,能把胤禔踩进泥坑里彻底翻不了身也不算亏。

看着胤祉那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康熙恨不得直接将手边的茶碗扔到胤祉头上,给他来个透心凉,好让他清醒一点。但如今中间的步骤还没走完,不能直接跳到结果。

“胤禔你真的未做过此事?”

康熙掂量了一圈,随后按流程的套路问了一句话。

巫蛊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胤禔真的是没做过,自然是回答得十分干脆:“儿臣绝对没有做过如此天理难容的事情,还望汗阿玛明察。”

胤禔说罢狠狠地磕了一个头,起身时额头已经轻了一块。

玩狠的他爱新觉罗胤禔还没怕过谁呢!

没站过胤禔队伍的大臣一个个缩着脖子瞧热闹,而背靠胤禔的大臣们则是连大气儿都不敢喘。

万一这事儿真坐实了,直郡王因此栽了进去,不用说日后新皇登基了,就是当今圣上都不会让他们的日子好过的。只是他们对这事儿完全插不上手,只能希望老天爷保佑,这事儿是诚郡王诬陷直郡王的。

至于诚郡王因为诬陷直郡王会落个什么样儿得下场,那就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了……

“保成,这事儿你怎么看?”

康熙又问了一句废话,仿佛先前胤礽说过的那句话完全不存在。

胤礽一听康熙竟然这么问,心里就明白了康熙肯定是想让他有所行动,而不是一直说“大哥是被冤枉的”这种苍白而又无力的话。

搞不好康熙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之所以让暗示他去帮胤禔摆脱罪名,无非是想让胤禔狠狠地感动一下,然后就此不再和自己作对……

虽然这个想法有些不切实际,但和系统布置的任务还蛮贴合,胤礽没多想便说道:“不如儿臣也随侍卫过去瞧一眼?”

不知是腿软还算内心紧张,胤禔的身子晃了一下,随后赶忙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没做过就是没做过,只是不知道胤礽会不会在这个时候趁机会公报私仇。

但想到胤礽为他辩解了两回,胤禔有隐隐觉得胤礽不会做出那般掉价的事情。

这样的情况胤祉也是未曾想过的,但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挺下去了。反正他已经命人将那花匠唯一的老来子控制住了,倒是不怕那花匠临阵反水……

康熙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同意了胤礽的提议。

有了康熙的圣旨,胤礽便带着一队人马出宫“杀”向了胤禔的王府。

到了胤禔的直郡王府门口,系统面板上终于显示消息了。胤礽一看原来是胤禔府里花园的平面图,其中用红点标出来的位置十有八.九就是那破娃娃埋藏的地点。

左右都知道具体的地方了,到时候象征性地挖两铲子就得了。挖多了到时候还得花银子修,大清如今的国库可不富裕,能省一点是一点。

挖土的活儿自然是不用胤礽亲自动手,于是胤礽坐在椅子上悠闲地喝着茶水,指挥着一众侍卫:“都仔细看看周围的土质,松散不一的情况要及时禀报给本王!”

究竟是新挖坑再埋上还是从未动过的土地,一铁锹下去给人的感觉肯定是不一样的,胤礽说着瞄了一眼已经开始哆嗦的花匠,随后朝着站在一边不知所措的弘昱招了招手。

这孩子也不知道是被胤禔怎么教养的,举手投足之间一点都没有胤禔豪爽的样子,看着蔫不拉几的倒是有股老三的酸秀才味。

“别担心,这是有人陷害你阿玛,二叔奉你汗玛法的旨意给你阿玛平冤昭雪来了……”

胤礽说话的声音不小,说罢又朝着花匠的位置瞄了一眼,见其一脸纠结便知道花匠要上钩了。

与其到时候被老三扣个屈打成招的大黑锅,倒不如先用话诈一诈。若是那花匠的脑子里装的不是泥巴,这时候就该老老实实将事情全都招供,说不定还能戴罪立功,免除牢狱之苦。

“二叔,阿玛他真能没事儿么?”弘昱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胤礽一琢磨就知道弘昱担心的是什么,点了点头说道:“二叔和你阿玛从小斗了这么多年,在原则上的事情可是从来都没使过坏。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不能因为你三叔说是就是,得先将事情调查清楚再说是不是。”

弘昱听了一堆是不是,脑子有些发懵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胤礽趁着这个功夫赏了弘昱一个脑瓜崩,随后端起茶碗啜了一口。

“老实交代,你阿玛在府里没少说你二叔我的坏话吧。”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