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耽美宠文 >

赵媛媛的小说我今年刚五十_教室调教张腿坐讲台

发表于:2020-08-13 16:23 耽美宠文

只是还没来得及更详细地感受疼痛,身体下面就突然被填满了。

文学

原本失去的意识,也在瞬间回归,那种近乎撕裂的充盈感,让她心痛。

多大啊!

好厉害!

差点给她那里给活活撑炸了!

“林叔叔,不要,不要再这样了,我下面都快裂开了……”

“我求你了,我受伤了,我求你了,我真的错了,请你饶了我吧,我不要...啊——”

贺文在急促的呼吸中疯狂地恳求着,但是对她的反应只是一次剧烈的碰撞。

就在这时,何文感到小腹里有什么东西在搅动。

天气很热。

这么大。

我听到有人说那样做会导致胃痛。

她真的意识到热的东西在小腹搅动,它伤害了她的心。

但是随着何文痛苦迷人的歌声,老阳更加努力了。

“我已经好几年没这么做过了,你知道吗?”

“七年了,我已经七年没做过了!”

“亏得你,老子今天又体会到了女人的滋味,你之前说我怎么整的,对吧?好吧,看着我,杀了你!”

没有半点怜悯,老阳只对何文进行了报复。

所以他碰撞时没有接受外力。

你来的真辛苦!

如何享受生活!

各种姿势,各种技巧,无论他能做什么,他都一一尝试。

何文真的要死了,而且会被活活打死。

但是身体是诚实的,即使它再次受伤,它仍然是清新的。

痛苦夹杂着快乐的歌唱是最直观的表达。

老阳努力工作,让她等待起起落落。云滇想上上下下的时候,她真的很不开心。

将近两个小时后,老阳才得以解决问题,而一切都留在了何文的娇躯里。

就在这时,奄奄一息的何文活过来了,他感到一股炽热的生命力注入了身体。

她如释重负,以为一切都结束了。

她了解到老阳真的很强大,年轻人很少一次能坚持超过两个小时。

老阳现在这个年纪,愣是战斗了这么久,绝对是一头牛。

所以她认为结束了,她的痛苦也结束了。

但那只是何文的想法,而老阳不打算就这么算了。

活动第一次结束后,他立即蹲下,用嘴享受着何文娇躯的每一个部位。

他非常高兴。

在等待多年之后,他需要更多的释放。

所以他还是想要。

今天,他要把何文这个自私任性的女人交出来。

何文清楚地感受到了老阳的意图。她美丽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吓得张大了嘴巴。

“不要,不要,不要再这样了,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的,不要……”

下午三点半的时候,老阳终于结束了。

看着身边完全瘫软无力,只有本能在抽搐的何文,老阳很是满意。

这不仅是多年的身体满足,也是心理上的报复性满足。

而这时候的他文,不但没有了实力,也没有了思维。

她没死。她只是太累了,无法思考。

她真的无法想象老阳已经五十多岁了。什么样的体能可以支持他玩一天?

现在它看起来生机勃勃,似乎特别有活力,不介意再做一次。

她确实感觉很好。

这仍然是前所未有的,感觉好像有漏洞。

那种舒适、绝望的努力是她一生中从未经历过的。

激动到了顶点,甚至觉得自己不朽了。

但是当我痛苦的时候,我歇斯底里,只觉得它被撕裂了。

现在不要说继续做下去,只要让她撒尿,她肯定会有灼痛。

现在,何文又爱又恨老阳,爱他给了他前所未有的感觉,恨他就是自杀。

如果可以的话,她这辈子再也不会来老阳了。她宁愿梦见每天晚上悲惨死去的小杨,也不愿再次面对老阳。

姜真是又老又辣!

没想到,老阳后来让她滚蛋了,而且方法特别差。

他从口袋里掏出五把钢铲,数了数,摸了三把,剩下的两把全都砸在何文身上。

“嘿,你林叔叔不是一个爱占便宜的人。这两美元是你的劳动收入。拿去吧!”

何文,我想当场掐死老阳!

最后,她没有拿走那两块钢。她只是艰难地站起来穿上裙子。

兜帽和小裤子无论如何也穿不上,她没有力气穿上它们,甚至没有。

生怕老阳反悔,贺文没敢多说半句,扶着墙,一点一点地向门口走去。

她现在有力气走路了,但是下面的疼痛真的很厉害。

每一个动作,都会有摩擦,灼痛,她猜想也许都在流血。

因为她清楚地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滑到大腿根部了,而且还在继续滑下去。

何文花了将近两分钟才离开老阳一家。

离开后,何文长舒了一口气,这太可怕了。

她一生中从未经历过如此可怕的事情。她以前只听说过一个女人被活活打死,但她不相信。她只是猜测死者是否碰巧患有身体疾病,所以她会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死去。

但她现在相信了,因为她已经用一条腿踏进了地狱之门。

如果老阳坚持要和她一起去,她不确定她是否能活下来。

“这老畜生在床上太厉害了,简直不是人!”

何文在愤怒的抱怨中流下了委屈的眼泪。

谁在我的生活中如此拙劣?我不把她当成人类。

低头看着滑落在她眼睛和腿上的东西,她非常生气,原来她身体里是老阳。

看到它或被别人发现是一种耻辱。

我身上没有任何纸。何文别无选择,只能擦她的裙子。

我讨厌老阳,讨厌它,我不禁回忆起我被击中的那一刻。真的很舒服...

何文走后,老阳拿起她留下的兜帽和裤子。

我对体验何文的味道不感兴趣。毕竟,我已经尝遍了我应该尝的所有东西,现在我没有太多的需求。

只是不能浪费东西。用兜帽和小裤子清理完底部后,老阳被扔进了垃圾袋。

躺在床上,老阳大声叹了口气,“舒服!”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到舒服了。今天,我带着何文迷人的小身体让它恶化了三次。几乎太舒服了。

还没来得及休息,房东林红找到了老阳。

“杨叔叔,到我家来,灯泡又坏了。”

房东林红穿着一件丝绸睡衣,扭动着她丰满的臀部,一步一步向老阳走去。

“又坏了?夫人,您的灯泡质量也很差。”

老阳看起来很不情愿,林鸿家的灯泡每两天就坏一次,所以每次都要他修理。

修好它。她总是在动,这让老阳很无助。

但是谁让这是他的房东大人呢?老阳只能忍受它。

“你胡说八道,快来!”林红嗔怪,自己先走一步。

老阳摇摇头,跟了上去。反正是女房东。如果你不帮忙,总是不好的。林红今年才40岁,这是性高潮的年龄,但偏偏她成了寡妇。

当老阳来看房子的时候,林红盯着他,老阳市中心郊区地下室的租金已经给了。

虽然老阳老了,但他强壮健康,但林红估计他在那方面绝对不差,所以他一直想试试老阳。

老阳是个单身老人,但他的眼光不低。他不喜欢林红,一个半岁的徐娘人。

因此,林红总是心烦意乱。

慢慢地,他们开始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她追着他跑了。

“进来吧。”在家里,林红的脸色变得柔和了。

老阳拿着工具向客厅走去。“这个?”

“卧室的那个。”林红嘴角挂着笑,顺手解开睡衣腰带。

老阳瞥了角落一眼,但假装看不见。他认真地换了灯泡。

起初,这项工作很简单,可以在三两次内完成。但是今天的螺丝钉是拧不开的。老阳有点奇怪。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