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岛网文
当前位置:主页 > 耽美宠文 >

抗洪烈士陈陆的最后100小时:曾称再去一次就休

发表于:2020-08-13 16:04 耽美宠文

8月8日,陈露的父母和妻子面对面坐在沙发上,来回递着一包擦眼泪的纸巾,很快就用了半包。

陈露是合肥市庐江县消防队的党委书记和政治指导员。7月22日,庐江县石打威银行倒闭,周边四个行政村被淹。在转移群众时,陈露的橡皮艇翻入水中,他掉进水里,死于36岁。

从7月18日到7月22日,陈露和他的同志出动警力411次,抗洪抢险近100个小时,解救转移2665人。

7月30日,各界人士和战友前来参加陈露追悼会,现场准备的1000个面具全部发放完毕。

陈露的家庭没有灵堂或肖像,他4岁的儿子认为他的父亲还在工作——这是这个家庭的正常状态,聚得少,走得多。陈露每两三周回家一次,但是当他很忙的时候,他不能在家呆一两个月。

7月22日之前,陈露和他的父亲陈力山进行了一次简短的微信对话。中午12点49分,陈露给父亲拍了一张金山洪水的危险照片:“我们在大坝边上。”九分钟后,他掉进了水里。

7月27日,应急管理部批准陈露为烈士,并记住了一等功。

错过的火锅

陈露脖子后面有一个鸡蛋大小的肿瘤,已经化脓并引起疼痛。他打算在7月18日做手术切断它。

7月18日上午8时30分,庐江县消防救援队接到了来自胜桥镇的电话,陈露带领救援队前往救援。

手术又延期了。这个肿瘤是在2016年体检时发现的。它最初只是一个小凸起。它在去年四月突然长大。医生建议陈露做手术。

手术将会住院,陈露辩解说他工作忙,拒绝去。吃了两个月的中药后,肿块消失了,去年年底又突然复发。

我的朋友刘书虎说,陈露不太关心很多个人问题。2019年底,他使用了一款屏幕非常小的翻盖手机。不久前,他换成了拥有大屏幕的华为。

刘书虎说陈露很好吃,特别喜欢方便面、炒饭和火锅,而且味道很重,所以吃火锅的时候要喝几口汤。他特别喜欢路边摊的味道,吃了綦江县所有的摊。当他走进商店时,他对老板开玩笑说:“给我一碗地沟油炒饭!”

当他回家休息时,他通常只换夹克,而他的制服裤和团队鞋仍在他的下半身。在家睡觉,脱下衣服,放在床边的地板上。他的妻子王选指责他粗心大意。他笑着说:“对不起,我已经习惯了。”这是在消防工作中养成的习惯,这样你就可以在听到警报的任何时候穿好衣服开始工作。

自从2011年结婚以来,王皓没有和陈露一起过春节,也没有一起旅行过。"水族馆的年卡在卡的当天只有一次."王选是安徽边防检查站的一名警察。他不得不轮班工作,而且他的工作很忙,所以他能很好地理解陈露。

他们共同的朋友窦军回忆说,经过介绍,王皓很漂亮,是一朵“边防花”。朋友们吃饭时,陈露总是骄傲地说:“她追我。”说完了,给王选削虾、夹菜。

7月17日,陈露和父亲说他们要回家吃火锅,7月18日上午,陈力山出去买材料。陈露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回家了,因为他正忙于防洪。

7月18日中午,我得知冤情很严重。陈立山给陈露发了一个微信,说防洪形势非常严峻,所以他“最近不应该回来了。”当时,陈露已经带领一个小组到圣桥镇进行大规模转移和疏散。疏散一直持续到19日零时。

直到牺牲,他没有记录一个优点

7月19日凌晨1点,警方得知鹿城镇发生了内涝,陈露和他的团队成员赶到现场疏散群众,直到7点..然后他们去了石头镇的同心村和国和镇进行疏散。

7月20日清晨,陈露回到大队,已经30多个小时没有睡觉了。

洪水很脏,夹杂着粪便、动物尸体和工业材料等污物。陈露在水中浸泡了将近两天,他的身体开始反应。那天晚上,他坐在大队办公室里,告诉指导员邵江,他的身体很不舒服,膝盖很疼。邵的膝盖会红肿,建议他明天休息。

陈露不同意,所以邵会不知所措,不得不为他买药、敷药和敷冰袋。

邵将告诉记者,的皮肤对刺激过敏。

陈露于2005年加入消防队,并作为先遣队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进行救援。道路不通,只能徒步携带60磅的设备前往震中。陈路星反应有点慢,当时合肥市经济开发区消防队长龚壮志非常生气,骂了他一顿。

龚壮志仍然记得那一幕,当时陈露提起裤子,露出腿上满是水泡,每个水泡都有他拇指指甲盖那么大。当我们到达震中时,水泡已经完全穿破了,还有一条裤腿的血迹。陈露说是轻伤,拒绝休息,并继续参与救援。

2013年,他担任合肥消防队集宝科科长,这是他15年消防生涯中唯一的一次任职经历。2015年,他主动调到庐江县消防救援队。我的朋友刘书虎多次建议他调回办公室。他不高兴,说他只喜欢带兵。“我觉得草根阶层更有趣。”-他也抽这种脾气。他只抽味道浓的烟,不碰味道淡的外国烟,因为“我觉得自己无能为力。”

陈露的父亲陈立山是安徽第一代边防军,他的母亲和叔叔退休前在公安系统工作。陈立山告诉记者,陈露在政府大院里长大,从小就想参军。

在2008年的暴风雪和地震之后,该团队召开了一次会议来讨论绩效记录,他们必须报告陈露的三等绩效。陈露拒绝了他,说他已经是干部了,所以最好给队员们立功的机会:如果他们录了两个三等功,他们就有机会去军校,宣传他们的工作。

根据陈露的工作经验,“记住至少三四次是没有问题的。”事实上,在他去世之前,他没有记录任何功绩。

“一个像风一样在水中的人”

7月20日早上7点,经过不到6个小时的休息,陈露带领大队指挥官来到石头镇的同心村,那里有数千人在等待撤离。

当晚6: 10,陈露在朋友群中上传了一段视频:他从洪水中抓到一只小龙虾,说:“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在视频中,救援船隆隆作响,许多白色气泡漂浮在水面上。

30分钟后,和陈,同行业的队长,在小组里自拍,穿着鲜红色的救生衣,以45度角对着镜头。朋友们做了表情,称赞他们英俊。陈露回答说:“虽然不帅,但两个人就像水里的风。”

陈露和他的朋友们有一个名为“快乐!工作!鸡蛋!”在22日失去联系后,刘书虎将该团体的名称改为“思念我们的好兄弟”。

休息时,几个朋友一起打鸡蛋。陈露是一个很好的牌手,赢的多,输的少。如果你赢了,请你的朋友请你吃烧烤。“把它打包回去,让你的士兵们每次都可以吃。”

刘的朋友说,和朋友一起吃饭,“话题永远不会变”,只谈历史和带兵。他喜欢看《亮剑》,喜欢李云龙,偶尔打打鸡蛋,没有什么爱好。有一次,刘拉他去做足浴。他完成后,他拒绝去第二次。“我害怕疼痛。”

7月21日下午6点,同心村的所有人都被疏散了。陈露的膝盖肿得更厉害了,他的腿疼得弯不起来了,身上布满了红疹。邵又一次提出要换掉他,但他还是不同意,只说他下水时被弄湿了,还问邵要不要抽支烟。

这时,大队接到了县防汛抗旱指挥部的通知,白湖镇有可能发生决口。陈露立即率领队伍去抓白湖镇。

到达白湖镇后,他们做了一些庐江特色的米粉来充饥。陈露特别喜欢吃米粉,通常吃两大碗。那天晚上,吃了半碗后,他放下了筷子。他只是抽烟,甚至抽了四五条毛巾,还弄了两条冷毛巾盖住膝盖。他很高兴地告诉邵江,这条毛巾盖上后会烧起来。

最近发表